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娱乐

公司进化论一在炮灰中呼唤炮火

发布时间:2019-03-20 12:46:49

一台充满冲突矛盾的超级大戏——《傲慢与偏见》——正在真实的商业社会中隆重上演。在“实体经济拥抱互联”的伟大愿景之下,拥抱的双方此刻的真实状态却是“异床同梦”。实体经济积累巨大的当量,互联具有引爆的能力,谁都想获得其中惊人的利益,但是怎么让这两者在实际经营中真正的融合在一起,却是个共同的难题。

举个例子来说,多次听到互联精英毫不客气的挑战出版业大佬:如果没有政策管制,出版行业早就该灭绝了!甚至有当下正走红的互联大佬公开用“逆天”二字来形容印刷出版这件事。为什么?因为互联可以让人人都变成出版人、人人都可以生产内容、人人都可以是一个品牌啊!——我的困惑在于,难道不正是由于如此这般,才使得在海量信息所带来的淹没风险中,的手艺变得更加具有含金量吗?后来我才明白,哦,原来,在很多互联精英的概念中,“”就是校对和排版,以及手里抓着管制的牌照做印刷,他们并不知道,对优质内容所做出的真实工作和智力付出是什么。

当然,传统出版业者因为看到趾高气扬的互联精英们眼下出手的招数也不过是把纸质出版产出的内容,批发个版权、换一个形式搬到电子书上,而因此对电子出版感到嗤之以鼻,就显得更为滑稽。因为,这等于你放弃了自己的“进化权”。

出版业,不等于纸质出版业。改变纸质出版业的,必然是互联,但操盘者十之八九不会是互联业者,而恰恰会是出版业者。请注意:我坚信互联一定会改变出版业,但是,这种改变,必不是以灭绝为前提的。换句话说,“出版”这个行业依然会繁衍生息,但是玩儿法可能截然不同。产业仍在,但原来的公司未必能够生存。这就是我和互联原教旨主义者的区别。

同样的冲突也正在发生在银行业、教育业、旅游业、电子业、汽车业、餐饮业等等等等。一位餐饮业者在某场O2O论坛上恳切的讲:“我跟很多的互联公司打交道,实事求是的讲,没有一家互联公司真正了解餐饮行业。我认为O2O的逻辑,不是Online to Offline 更应该是Offline to Online,这样才会持续不断的保证有无数的传统企业愿意与互联业者去合作。餐饮行业能够被颠覆的非常多,而不只是你们瞄着的赚钱、我却必须损失利润的优惠券。既然互联能够击穿一切,那么在供应链、品控、食品安全等系统,更需要互联改造,我希望互联创业者真的、真的能够考虑我们Offline的感受。”

我们没有谷歌这样伟大的互联公司,即使不从成果上对比,而只是逻辑上来看,也没有。谷歌的逻辑是用互联来改造实体产业,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而中国的互联业者们所打的如意算盘却往往是“用互联来替代/包装/美化实体经济,让我们的估值变得更高”。

所以,目前摆在互联业者和实体业者之间的,是一道对话的鸿沟。无论如何包装词藻,互联精英们面对保守的实体业者,轻轻吐出的总是三个字:“等死吧。”而另外一方呢,面对互联所带来的各种想象,则总是另外三个字:“不可能。”

常识搀扶着创新,被傲慢与偏见揍得夺路而逃。

对抗性的思考,束缚了人们的创造。

人们必须共同面对一个巨大的挑战:重新定义“基本面”。实体产业与互联何时能够同床共枕如胶似漆,取决于能否在商业逻辑上找到新的“基本面”共识。

对于互联业者来说,即使逻辑全对,但当发力到微小的具体一点时就往往会遇到大问题:互联的“产品快速迭代”,与实体产业所看重的“产品可靠性指标”如何平衡? 就好比说吧,把互联引入汽车,其实并不困难,但是,如果出现使用中的BUG,互联公司能承受召回的风险吗?又比如,医院ICU络化是大趋势,但安全上的考虑呢?美剧《国土安全》里面暗杀副总统的方法就是黑客通过络攻击心脏除颤器。如果CU和HIS相连,而HIS和互联相连,那就是鼠标键盘皆可杀人哦。这些,都需要激活实体产业的行动力。

对于实体经济的从业者来说,容易陷入的误区,并不是抗拒互联,而是认为“互联就是个新的工具”。真的么?正如情趣用品能够带给你高潮,但是肯定生不出孩子;把互联仅仅当做工具,求欢不求子,结局也必然如此。因此,每当看到那些争先恐后在原有组织的边缘地带成立“创新事业部”、“新媒体事业部”、“电商事业部”等等机构的公司,总是会替他们捏一把汗,HIGH过之后,成果没来,后果来了——线上对线下的冲击和替代、新业务与老业务的文化冲突、资源分配和投资管控的失衡……这一切,都是因为人们只应用了互联的技术,而并不具备互联思维。开放、平等、协作、分享,

公司进化论一在炮灰中呼唤炮火

这不仅仅是空洞的精神表述,而是只有落实在平台化运作、市场极度细分、去中心化、组织一线化、推倒协作墙等具体的行为中,才有价值。而反过来说,具备互联思维的组织,不论他是否在互联上做生意,他都是一家真正的创新公司。

所以,对于实体产业来说,目前重要的不是基于“重新发明”,而是重新思考:假若在今天的技术和市场环境中从零开始创立一家同行业的公司,我会怎么做?以此为参照,审视如何开展这史上难的任务——自我基因改造。

我们谈的不是趋势、不是方向、也不是理念,而是实实在在的办法。只有当互联与实体产业的从业者都放弃彼此征服的欲望,共同着手于基本面的解决方案,才是真正的开始。

进化,并不等于进步;甚至进化的结果也不是进步。进化所产生的是多样性、差异化的并存。互联环境的形成,为所有的公司创造了一个突变的机遇,这个机遇就是给公司的生存形式带来更多的可能性,无论是大型或是微型公司都有可能以各自的方式自在的生存和发展。我想这次突变所带来的福利就是我们终于可以摆脱公司一定要“更快更高更强”的泛达尔文主义,从而诞生一批“伟大的小公司”或者“美好的大企业”。就像地球上曾经和正在发生的大进化,在久远之前的某一天,黑猩猩家族中的某一支远亲进化成了人类,这并不意味着,人类替代了黑猩猩这个物种。正好相反,直至今日,当人类正在陷于各种各样的自寻烦恼中时,黑猩猩亲戚们还在大树上无忧无虑的荡秋千呢。

只有放弃了人类中心主义的虚幻假设,才能够认识地球的全貌。而当互联原教旨主义或者实体经济中心主义的思想被彻底抛弃,我们才能够拥抱真实的商业未来。

商业世界的大进化正在迅速而持续的发生着,只看到迅速,会令人陷入急于求成的幻觉;只看到持续,会令人错失基因突变的关键时刻。因此,身处其中,谁都没有标准答案。

当然,其实你我都有可能是这场大进化中的炮灰,不过,一息尚存,依然要坚持在炮灰中呼唤炮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