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娱乐

新生代艺术家王大志专访

发布时间:2019-05-20 01:11:56

新生代艺术家:王大志专访

在70艺术家沙龙回展之际,视觉中国对上海新生代艺术家王大志先生做了专访,王先生在上海已经有很多年了。他的符号语言:一次性杯子,已经深得人心。多次在国内的美展上获奖,可以说是硕果累累。下面视觉中国就王老师作品的创作、生活、工作三方面做了专访。 视觉中国:据悉您即将参展70艺术家的一个专题展,能谈一下你本次参展作品吗? 王老师:本次参展作品的名称是典藏系列,沿用以往的符号一次性杯子,把山水内容放在里面。如果说有变化的话,我觉得有两个变化:一、在形状上做了变化把杯子以前是正的现在反过来了,二、用了一些商标的形式置换成中国传统山水的印章形式。这个主题探讨微观的课题,现代人怎么看传统的一个概念?我们现在大量的运用传统的符号和文化,很多功利化的意思。而不是真正的保护它,体会它的一个含义,而我们往往是作为一个商品。 视觉中国:看了你的作品一直觉得是在用当代人看传统国画的感觉,很有设计的味道。请谈一下当时的构思和创意? 王老师:这和我的毕业设计有关,我的关注点是pop art波普艺术,它颠覆了传统的审美方式。有一次在上课的时候用一次性杯子喝茶,由于天气冷的缘故吧,就一直在辗一次性杯子,发现不同的形有不同的颜色。一次性塑料杯是当代消费的一种符号:一次性的、廉价的、大批量生产的。“杯中世界-我爱中药”,参加了中国美展、中国油画展。它体现了杯中的一种消费和看法。对于国画,其实我一直没有画过,我比较喜欢国画。它给人宁静的感觉,山水是我们生活的根。中药也是传统的,有很多的图形。 视觉中国:在你创作的时候,写生的比例占有多少?写生越多作品就越多? 王老师:其实大部分的创作都是写生转化过来,记得王颉音老师在小幅油画研讨会上提到:“一定要注重写生,创作必须从写生过程中去转换。”写生多作品就多?其实你在说量变和质变的问题,有了量就有质。话也说回来,量多了也不能完全的达到质变的。在创作的时候要用脑去画,有方向的去创作。不能无限的复制,无限的复制就没有意思了。就脱离了创作的初衷了。 视觉中国:油画和中国传统山水的意境和形式结构相结合这样的创作思路,在接下来的创作中是否会有所突破。 这也是近两年来想的比较多的,随着时代的变化,符号已经作为时代的一种深华和表现形式,符号多了就会有套路化。在接下来的创作中主要在体裁上有变化,对主题、背景、视线的开阔等等方面下功夫。例如主题上不仅仅是山水。我会再做一些写生。做一些调整。 视觉中国:你的作品在美术圈内也是年年有好的收益,全国美展、上海青年美展、上海春季艺术沙龙等多有参展并取得不俗的成绩。今年有什么计划吗? 今年的计划尽可能的在创作上进行一些变化,主要的还是自己的调整。今年的计划就是尽可能的多创作一些东西。然后,尽可能的在自己的创作上完善。如果有好的作品再参加一些比较好的展览,展示一下自己的创作过程,或者是一些心得体会。07年主要的还是自己的一个调整,给自己充电。 视觉中国:在您的创作生涯中给你帮助是什么?是感觉?是那个人?那件事? 王老师:首先来说喜爱是重要的,走到今天这一步,无非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要领会绘画的意图,如果绘画纯粹是为了金钱,那么通过其他途径也可以获得,我认为,绘画所带来的就是心灵上的愉悦。在整个过程中,是一种心灵的完全释放。这时候,未必就一定要外界对你的肯定,可以是画布对你的肯定,作品对你的肯定。当然在创作的过程中也有比较好的朋友啊,或者说环境啊,对你的影响和帮助都是很大的。 视觉中国:你对上海的艺术环境和艺术氛围有什么看法和评价吗? 王老师:我对上海的整个艺术氛围还是比较喜欢的,我认为上海是一种比较注重人文、比较宽松的艺术氛围,给创作者本身提供了很大的创作空间,相对来说比较自由。上海的展览氛围、包括各行之间的交流啊,艺术的组织啊,都是比较灵活、比较宽泛的。我认为这样一个范围是很不错的。如果说有什么建议的话,我认为更应该加强一些团体的意识。 视觉中国:看了你近的新作,是一副组画。都是一些植物。看来王老师对花花草草有别样的情结? 王老师:花草和山水一样,都是属于自然的东西。和它们在一起时,会感到一种亲切,自然的情感。对我来说,平时消除劳累和疲倦的一种方式就是种植花草。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去买一些新的花草,在春季,每天回家的件事,就是把它们全都拿到阳台,一有空闲就给它们翻翻盆,上上土。就像在上土时,虽然有肥料的味道,比较脏,但是在整个过程中,和泥土的接触是亲切的,这时就得到了一种放松,完全没有任何功利的因素在其中。养花种草,也给我提供了很多写生、创作的灵感,带来了一种美的视角和世界。 视觉中国:在生活上你是一位很直率的人,很好客也很随和。重情意,特别看了你写的“见证张晨初”这文章之后,友的反响很大。能用几句话表达一下你对所有朋友的心理话吗? 王老师:在朋友之间写的这些博客、文章,真诚是主要的,如果没有这一点的话,也是写不出的这篇文章的,就像和张晨初,我们有十年的交情,在这十年中,我们先后到了不同的地方,从杭州他到了北京,我到了济南,然后我们又到了上海会合,都各有各的不容易,能够感到这种友情对自己的支撑,就像一直说“好的朋友就像好的侣伴”一样,他虽不可能永远陪在你的身边,只可能在一段时间能帮自己一把,但确是一种有力的支撑。 视觉中国:看了你的博客,你的文采很好。是不是在大学的时候辅修过中文? 王老师:我从小就对文学比较感兴趣,在初中的时候就看完了像红楼梦之类比较经典的中国文学,形成了我的一种中国文人情节。现在,每次回到家乡,都会去以前那个小荒山上的小庙里,那是我高中时很喜欢去转悠的地方,虽然很小很小,但在这样一个地方会感到自己的心情很放松,有种中国诗词所写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入钩,寂寞梧桐深夜锁清秋”这样的一种心态。因为文人,很多时候都是一种自我心里上的对话,一种交流。他是自己的探讨一种空间,一种自我想象的空间。包括诗词,文学还有我们现在所谈论的绘画都是这样,无非是通过其它种类的语言来转化自身的想法来体现自身的心理动态。 视觉中国:你对歌的了解也出乎我的预料,一首歌能写出很多的故事。能否谈谈那首歌你喜欢是长青吗?为什么? 王老师:随着人逐渐的长大,朋友圈也在不断的变化。每个人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都会有一、两首印象很深的歌曲。常青这首歌初听是在刚工作这个阶段,那个时候的朋友,随着时间的流逝,发现已经鲜有联系,各奔天涯了。但常青所表述的就是这种友情,就像怀旧,其实就是无非就是在怀念当年所度过的那段时光,对朋友的怀念,有可能就是对自己那段青春时光的一种纪念。常青所带来的就是这种对那种失去联系的朋友的一种怀念,一种宽容。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 视觉中国:在这里我不得不提到“那天,江湖外有一个为我开的会”这篇文章,现在还和以前的学生联系吗?请谈一下当时的感觉?现在工作状态如何? 王老师:这些孩子都是17、8岁的,在和他们的交往中,也会有矛盾啊、冲突啊、互相不理解的地方,毕竟是两个年代的人。但是这些孩子现在用这样的行为来反馈给你,我当时的心情很感动。还是有联系的,前不久还有个学生发消息给我,告诉我他考取美院了。 视觉中国: 上海的艺术家很多都是老师,对于这样的环境和上海70艺术家的特性。马琳博士组织的70艺术家沙龙,对于这样的组织你有什么看法和期望? 王老师:她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平台,给于我们有一个交流的空间。作为艺术家,首先就要把自己的作品作好,才能和这样一个组织的整体氛围融合起来,才有利于这样的沙龙更好的发展。我觉得这样的组织重要的还是讲究一个配合,希望这样的组织能加大推广,以产生更好的效应。

加强级3pe防腐钢管
SSD硬盘回收
美容培训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