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汽车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八百六十六章 复仇

发布时间:2020-01-07 16:16:34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八百六十六章 复仇

在一片荒原上,一队人马自南向北的前进,在队伍的中心是一辆华丽的车驾,前后都有一百士兵护送,车驾的两侧则是两个千钧力士。

突然,队伍中突然擂鼓声起,马车车厢内拉开帘子,一个女子探出头来。

“何事?”

“殿下,前方有情况,似是有大队人马正朝着我们过来。”

女子看向队伍的前方,果然看到前方有一股尘嚣,似乎是大队人马在冲锋。

“有多少人?”

“应该不下千人。”

“立刻做好备战准备。”女子虽然心中忧虑,不过并未慌乱,依然镇定自若的下令。

那尘埃越来越近,那速度快到了极致。

终于,那尘埃弥漫而来,便如狂风一般吞没了队伍的最前沿。

“敌袭……敌袭……快杀敌啊……”

队伍乱作一团,弥漫在尘嚣之中的人群,不断惊恐的尖叫着。

马车内的女子也很紧张,可是她只听到叫喊声,却没见到敌人的身影。

“马度,现在是什么情况?”

“殿下,未见敌人身影。”马度也非常的紧张,紧紧的靠在马车边上,不敢擅自离去。

尘埃渐渐的散去,队伍众人这才发现,哪里有什么敌人,连个人影都没有。

地上有两个尸体,可是杀他们的人却不的什么敌人,而是在错乱中,被自己身边的同伴杀了的。

“马度,到底怎么回事?”

“似乎……好像……没有敌人……”马度的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是闹了大乌龙。

“殿下,您看我们队伍后方……那尘嚣还在弥漫。”

女子看向队伍的后方,就与他们先前看到的冲过来的尘嚣一样,只不过这次看到的是后面。

“那是怎么回事?”

“有可能是个高手,以极快的速度冲刺,如果是如此的话,对方想必实力深不可测,能够在这原野中狂奔不止,不过最关键的一点是,对方对我们并无恶意。”

“可能辨认的出对方是什么人?”

“殿下为难小人了,小人连那人身影都看不到,如何辨认的出来。”

……

此刻的兴茂却是肝胆俱裂,太快了,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化作了一阵风一样。

嘴巴张起来就无法合上,眼皮痛的直流眼泪。

一个时辰的时间,他们已经奔袭了差不多千里距离了。

可是白晨似乎丝毫未觉得疲倦,带着他还在狂奔中。

一直持续了两个时辰,白晨这才放慢了速度:“现在走哪个方向?”

“师……尊,呼……那边……”

刹那间,白晨再次加速了,兴茂还想求白晨让他休息一会,可是白晨一旦加速,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一张嘴风就灌嘴里去。

兴茂已经绝望了,只能期望能够快点到达目的地。

“再忍着点,应该过半路程了。”白晨的声音传来,兴茂欲哭无泪。

这种痛苦的过程至少持续了四个时辰,白晨终于带着兴茂停在了一片石林前,在石林的前面低洼地带,就是一片建筑,从石林的边缘向下看去,可以看到兴家整个区域的老宅。

“就是这里了吧?”兴茂心情无法平复,看相下面的兴家老宅,眼中尽是复杂。

他们家也是从这片宅子走出来的,而这片祖宅象征了兴家的起起落落。

作为兴家的一个亲族,兴茂也曾经以自己作为兴家的一员而感到自豪,可是如今,他却亲自为兴家带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兴茂看向白晨:“是,就是这里。”

鸿图走到一根石柱前,手掌摁在石柱上,轻轻一哼,刹那间石柱分崩离析,石柱顶上的巨石落了下来。

兴茂见此情形还担心这巨石落下,会伤到白晨,可是看到白晨随手一抓,局势便被牢牢的抓在白晨手中,不由得有些窘,自己白cao心了。

只是,他看到白晨手中抓着的巨石,少说也有数十万斤,心头不由得心惊,这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如此轻描淡写的抓着这么大的巨石。

然后,白晨就将石头抛了出去,以斜线的方式,砸向兴家老宅。

数十万斤的巨石,夹带着无可睥睨的威势,势不可挡的俯冲下去。

轰的一声,冲击以老宅的中间区域为点,向着四面八方爆发开,转瞬间,兴家老宅已经坍塌毁掉了一半,至于死亡人数,恐怕不在千人之下。

“我们下去吧。”白晨说道。

兴茂还处于发愣之中,一直等到白晨走远了,兴茂这才反应过来,然后连忙跟了上去。

当白晨和兴茂来到兴家老宅的大门前的时候,兴家所有的力士,都已经挡在了门前。

事实上,在白晨和兴茂来到石林边缘的时候,就已经被发现了。

只不过他们还来不及阻止,白晨就已经下手了。

而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白晨一下手,便是如此的沉重,沉重到就算是兴家也无法承受的地步。

兴家家主和几个老者,全都用仇恨的目光看着白晨和兴茂。

“你们是什么人?与我兴家有何恩怨?为什么要下此毒手?”兴家家主满腔的怨恨与怒火。

兴茂镇定的走上前来,看了眼兴家家主,事实上他见过兴家家主,只不过对方显然早已把他忘记了。

“我是西博城兴家的二十三代子嗣。”兴茂说道。

兴家家主瞳孔骤然收缩,脸色有些苍白。

不过他身边的人显然不明白,西博城兴家意味着什么。

有人恍然大悟,有的人依然是一脸茫然。

“你既然也是兴家的亲族,为什么要对主家下此狠手?”

“原来你们还认我这个亲族啊。”兴茂悲愤的看着眼前的一群族老。

兴家家主咬着牙看着兴茂:“既然都是自家人,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谈?你知道你们刚才的行为,对兴家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吗?”

兴家家主的语气相当的软,如果让其他的长老知道,这件事是因他而起,那么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呵呵……坐下来谈,如果我西博城兴家没有我的师尊庇佑,如今我们只能躺在地上与你们主家的人谈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是我们主家怠慢了你?”

“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主家,你这么对待主家,到底还是不是兴家的子孙?”

一个个老头义愤填膺的指责着兴茂,在他们的眼里,兴家主家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而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兴茂的行为是罪无可恕的。

“亲族袭击本家,罪无可恕,来人,给我将他们拿下!若是他们胆敢反抗,就地格杀。”兴家家主不想再啰嗦下去,免得自己的事情暴露。

而兴家老宅毁掉大半,族人死伤惨重,眼前的这两个罪魁祸首必须伏诛。

几十个力士,不管是百战力士还是千钧力士,全都蜂拥而来。

可是……后果是血淋淋的,从几十个人变成上百个人,又从上百个人到数百人。

没有人能够活命,任何向白晨与兴茂动手的人,无一例外,都会惨死当场。

剩下的人已经在哆嗦了,没有人再敢动手。

白晨从始至终都未曾开口,始终以一种淡漠的眼神看着兴家主家的人。

死亡来的太突然了,大部分人都来不及施展自己所长。

“住手,都住手啊……”一个年纪老迈的长老痛心疾首,这死的每一个人,都是兴家的希望,都是兴家重要的族人,可是如今一根根支撑着兴家的支柱,却在这里被屠杀,这让他如何能够容忍这种情况继续下去。

那老迈的长老上前:“为什么啊?到底是为什么啊?”

“兴家主家要灭我西博城兴家,如今我西博城兴家便要灭你主家,从此以后,我们西博城兴家与你们再无一丝一毫关系。”

“你说清楚,我们主家何时要灭你们西博城兴家了,到底是谁?到底是谁!?”那个长老老泪纵横,悲愤的怒吼着。

“那个兴达与兴秉,可是你们派去的人?”兴茂直接说出名字。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兴家家主的身上,怀疑、愤怒、不敢置信,还有失望。

如果他们主家还占着理的话,那么他们至少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

可是现在,却是主家对不起分家,分家的报复再如何激烈,至少在道义上都站得住脚。

主家要灭分家,这本就是非常过分的事情。

哪怕这种事情在大族之中,其实并非什么个例,可是真正拿到台面上来说,那就太过丢脸了,甚至是离心离德。

嫡庶虽然有别,可是一个大族,主家是杆,分家是根,彼此相辅相成,如今主家居然对分家下毒手,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说不过去的。

那个长老老泪纵横,直接跪在了地上:“是我们主家对不起你们西博城分家,我这条老命便交给你了,你放过主家吧,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你们的亲族啊。”

“我说过,从你们主家对我们家下手开始,我们就不再是亲族了,你说我们家背叛也好,背祖忘典也好,总之我们不再是兴家的亲族,至于你的命,我没兴趣,把发布这个命令的罪魁祸首交出来。”

事实上,兴茂终归还是心软了,不管是熟悉的还是不熟悉的面孔,终归都是自己的亲人。

白晨可以做到冷酷无情,可是他做不到。

这时候,兴家家主一步步的走出来,他一边走,一边往嘴里灌东西。

“来吧,不管这一战谁胜谁负,恩怨从此一笔勾销,而我也不会苟活。”兴家家主知道,他已经无路可退,所以他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

龙岩市中医院怎么样
衡山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辽宁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兰州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宜昌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