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汽车

夜寰 第五百三十七章 交手

发布时间:2020-01-18 13:37:46

夜寰 第五百三十七章 交手

泸西剑仙宋柏杰的周身护体剑芒,瞬时暴涨如虹,刺眼的光芒,几乎照亮了整个漆黑的地底洞穴,然而一丝红线一般的闪亮,犹如见缝插针的针芒,却在微不可查的间隙之间,直透了进去。

只听泸西剑仙一声沉闷的闷哼之声,犹在刹那,便被一声声尖利的呼啸之声所淹没,恍如其所站的地面,在霍然里,突然咧开了一张狰狞的恶兽之口,火红的地火,猛烈的喷燃烧起时,连同许麟在内,却是一起被这无尽的火海所吞没。

一身火红的罗裙,飞舞飘荡在凤霞仙子的身后,仿佛一对儿火红的翅膀,飘逸出奇妙玄奥的上古符文,扇起无穷无尽的地狱之火。

而布满淡金的冷色中,直透着狠厉汹涌的杀机,扫视在地面的火海之上,两侧双手,在微微上抬之间,闪耀的的红芒里,幽幽diǎn亮出犹如烛火一样的长翎羽剑,摇曳并控制着仿佛来自地狱的地火。

一声剑响,紧接着是势如破竹的剑气上涌,由内而外的破裂在地火所包成的火团之内,一抹白色的身影,立时借着这股剑气冲天的景象,化成白光,直冲上天。而漂浮半空,恍若凤凰展翅的凤霞仙子,似乎等待着的,就是这一刻的必杀契机。

手中的长翎羽剑,带着一声刺耳的尖啸,似乎已︽,..经能撕裂空间的大杀伐力道,直劈在那刚露出的白光dǐng方。

又是一声惨叫,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是出乎于凤霞仙子的预料,那白光,竟然也仅仅是发出了一个惨叫的声音,但其身形仍然是去势不减,似乎立马就能冲开架在其头dǐng上方的红色羽剑。

犹在此时,凤霞仙子已经扬起手中另一枚长翎羽剑,想要再斩之时,包裹在即将遁走身形外侧的白色光晕,忽然之间,从里到外,几乎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已经生出了数以万计的红色丝线,将其猛然拉下,再一次的堕入到了地火形成的火海之中,而不见了踪影行藏。

如此一幕,实在诡谲,凤霞仙子皱紧了眉头的同时,手中的羽剑始终对准了火海的方向,不敢有分毫的懈怠,冥冥之中,竟然生出了十分不好的预感。

火焰燃烧,好似无物而然的空明之火,火光通亮,四周再没有了人语声,寂静的让人心里发紧,摇曳的火苗,不时的狰狞着照亮着四周,映衬出近在咫尺的那张巨型石脸,苍白而没有人色的脸上,若有若无的似乎挂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嘴角。

不知为何,凤霞仙子居然有了想就此离去的念头,目光瞥在不远处的人脸雕刻上,再回瞅地火燃成的一团烈火之时,忽然之间,在凤霞仙子的感知中,周围空气里的温度,好像一下子降了下来。

一张人面,五官依稀可见的呈现在火焰里,惨白惨白的,五官扭曲,并渗透出丝丝血痕,那正是泸西剑仙宋柏杰的脸!

凤霞仙子厉喝一声,想要也不想的就是顺手一剑,长翎羽剑,瞬时化为一道红芒,带着一声划破空气的撕裂声,直扎在地火烈焰之中,然而让凤霞仙子脸色立变的是,本命法宝,居然就此断了联系,而那团燃烧在地面上的烈火,安然无恙的,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在凤霞仙子的注视下,火光开始变得暗淡下来,但是她并没有扬起手中的另一柄长翎羽剑,因为那火,好像烧得更加猛烈,呼呼的灼烧声,响彻在寂静无声的黑暗中,格外刺耳。

凤霞仙子警惕的落到地面上,伸手一招,落在地上的两颗阴珠,分别被其吸在掌间,然后她紧紧盯视着面前的地火,又一招手,地面砰然碎裂,整个地底深洞都在跟着一起颤栗不止的时候,却又是喷出两团蓝汪汪的火团,在凤霞仙子的控制下,火团一张一合间,却是一起融入到红色的地火当中,周围的温度一下子便被提了起来。

而在红蓝两色交相呼应下,红色的火焰,似乎在逐渐变得暗淡,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声冷笑突然的响彻在凤霞仙子的耳边,她面色一变,立即后退一步,那柄长翎羽剑也被其提到了胸前,目光死死的盯视着前方,如临大敌。

呵呵声虽然短暂,但在这个寂静无声的世界里,却是要比春雷炸响,还要震慑人的心神。

那张惨白惨白的脸,狰狞扭曲的面容,则是再一次出现在凤霞仙子的视野之中,摇曳的蓝色,此时已经吞没了先前的地火,而这种色泽,却使得此时此景,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出来吧,我知道你没死!”终于,凤霞仙子再也忍不住了,与其这样折磨心神,倒不如“一刀头断”来的痛快。

那个“呵呵”声,再次响了起来,然而这一次,没有像先前那样的若因若无,而是极为真实的让凤霞仙子听到了。

可出乎预料的,是眼前自己布下的这片晶岩蓝火,居然呼啦一下子的腾空而起,然后又犹如陀螺一样的转个不停,地面上,出现的,却是那个人,脸色苍白,一头黑发及的的年轻人。

他嘴角挂着笑,一手提着一颗面貌狰狞的头颅,上面居然没有一滴血渍流出,只有五官上,有干涸的痕迹。

凤霞仙子认识那颗头颅的主人,不是泸西剑仙宋柏杰,又是谁呢?

一袭红袍,红的发暗,一头乌发,犹如漆黑的长夜,那眼眸中若有若无的笑意里,满是让人难以琢磨的深意。

他伸出一指,一指上指,顿时,旋转如陀螺的蓝色火焰,就此停歇,却也在急剧缩小,而在这个人一张口的时候,那团火焰,却是就此被这人给吞了下去。

凤霞仙子满脸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再也説不出话来,因为她知道自己所炼的晶岩蓝火到底有多强大,取自地底之火,炼火在凤凰轻羽之内,不能説烧尽万物,却也可以説无物不燃。

那个人再张口的时候,却是从其口内吐出了一柄剑,正是凤霞仙子的长翎羽剑法宝,这时候早已神光黯淡,没有了先前的灵性。

凤霞仙子眯缝着眼,咬牙切齿的瞪视着对方,而那个人却轻声一笑道:“还打不打了?”

凤霞仙子一脸冰寒的没再出声,那个人则是随意的将手中的那颗头颅,轻轻一扔,便滚到了凤霞仙子的脚边,然后不管不顾的回头,看向了那张近在咫尺的巨石怪脸。

“巫蜀之风,盛行于上古,这里也可以説是一处颇为完整的遗迹,你们三个人,能找到此地,并且轻车熟路,不如説説如何?”

声音悠悠然,听不出一丝的紧张,亦或者敌对的态度,但却让人有些冰冷的感触,凤霞仙子,脸色数变,似乎满脸纠结,而在那个人再一次转头的时候,终于还是叹息了一声:“你到底是谁?”

嘿嘿的笑了一声,年轻人没有再看那张号称修真界里,堪称容颜第一的女仙子,而是目不转睛的盯视着,遍布在面前怪脸上的三颗凹痕,分别在其眉宇之间,一横三颗,然后犹疑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道:“许麟。”未完待续……

潢川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天津东丽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南昌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榆林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