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养生

劫修传 731.第731章 敌暗我明力难逞

发布时间:2019-10-02 01:19:28

劫修传 731.第731章 敌暗我明力难逞

原承天眉头紧皱,此次虽是事出有因,可步遥行此次杀心大起,难免会损其心境,而此事诡异之处,更令人心中难安。

步遥行并不理会三道元魂,仍是向云冲鹤追去,原承天心中一动,展开身上毘鹏之羽,追向一道元魂,这道元魂虽失去了肉身,可因灵灵识大,遁速快捷异常,原承天连接三个起落,仍被这元魂逃了去。

原承天无计可施,只能将定天鼎祭起,此鼎中射出一道青光来,先将元魂罩住了,这才让原承天赶上,将元魂绰在手中。

原承天暗叹一口气,自己连名玄修之士的元魂都追不上,可见这元魂的灵识强大到何种程度。看来势必要用搜魂之法,探看此间情由。

在他与元魂周旋之际,云冲鹤与步遥行一追一逃,已经消失无踪,原承天忙动用神识,才将二人的身形锁定住了,万里踏云术施展开来,迅速拉近了与二修的距离。虽是如此,可离二修仍有四五百里之遥。

原承天固然是遁速奇快,可云冲鹤的玉鹤遁器显非凡品,而此人灵识又是极高,因此将这件遁器的威能发挥到了极至,真个儿是瞬息千里,早就不在灵障之限。

步遥行的遁法又是不同,此人也不动用遁速,只是将两只大袖飘飘摇摇,身子化成青烟一束,只需半息时间,就可超出修士的视线,想来此人属性与遁法相合,故而就算是寻常遁法,也比寻常修士快了许多。

原承天的遁速也只是比二修略强,却亏在启步迟了少许,竟然就无法跟上。

原承天的神识扫及步遥行,见其心中怒火难抑,不由担心起来,以步遥行此刻心境,若遇紧急,只怕难以从容应对,看来必须动用灵偶,抢到此人前面才行。

他将灵偶祭出,刚刚想动用传字真言,忽见前面的云冲鹤双手托天,那身子又被一道淡金光芒照耀,而从金光之中,忽的飞出一物,就向步遥行袭去。

原承天暗叫糟糕,传字真言再出,却已是不及了。

原承天目光紧盯着云冲鹤,却并瞧向云冲鹤所发之宝,可神识扫过此物,已知此宝为一枚半尺长的玉锥,此锥晶莹剔透,光分五色。只一闪就到了步遥行的胸前。

羽修之士有几件佳器也属寻常,可此宝因有强大灵识为基,就变得格外强大,步遥行虽也全神贯注,也是措手不及,手中防御之宝未曾祭出,玉锥已然突破法袍之御。

无奈之下,步遥行的元魂法物被逼出体内,迎向玉锥,总算将此宝抵住了。

云冲鹤哈哈笑道:“道友之能,也属寻常。”

不想话音未落,就见面前人影闪动,原承天已来到面前。

刚才原承天以一柄无界之剑发出法宝金罡来,云冲鹤又怎敢小觑了他?生怕二修合围,自己万万不是对手了,急忙将玉锥收起,一拍跨下玉鹤,一溜烟的去了。

步遥行又被逼出元魂法物来,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元魂法物每次被逼出体内,都会大耗真玄,步遥行纵横仙修界百年,哪里有今日之耻,口中大喝一声,双袖鼓荡更急,紧紧追了下去。

此次则是原承天抢在前面,这也是原承天担心步遥行心境不稳,易受攻击,才不得不抢先一步。但这良苦用心,却不便告知。

原承天将这万里踏云术施发开来,玉鹤之速果然不及,眼见双方距离渐近,很快就到了无界之剑的威能范围,原承天冷笑一声,身上的毘鹏之羽闪出道道青气,速度立时再加一分,同时手中无界之剑远远的祭了出去。

只要这无界之剑上的金罡射出,还怕这云冲鹤逃出生天?就算此人灵识再强,也难抵御此宝。

不想就在无界之界脱手之时,云冲鹤手中掐了法诀,往那只玉鹤身上猛拍三下,玉鹤足生两朵青云,将遁速又加快一倍,转眼之前,就将原承天甩开。

原承天与人斗遁速何曾失利过?他向来以弱敌强,因此炼就了逃生绝技,这遁速自然是首重之术,不想今日却遇小挫。

但对方灵识高强,像是无竭无尽一般,尤其是此人身上所罩淡金光芒,似乎并非此人的原有法术,而是某种神妙的祷天之术。

莫非这个突然增加的灵识,便和这祷天之术有关?只恨原承天无法稍停,去用观玄之法察看元魂的灵识。否则定能窥破云冲鹤的秘密了。

二人大斗遁法,就将步遥行远远的抛在身后,步遥行虽以遁术见长,却不敌云冲鹤与原承天二人,这二人一个有上佳遁器,另一个有天材地宝,远非步遥行可以相比。

原承天原想再次动用传字真言,可心中好强心起,偏要在遁术上与对方斗个输赢,于是口念真诀,是为“玄”“风”二字真言,这是原承天除了传字真言的强遁速了。

这二字真言动用之后,其遁速又超过云冲鹤,双方的距离又开始拉近了不少。

罗华大陆虽也算广阔,但双方斗法之地,恰在罗华大陆繁华热闹的东部地域,因此这场斗法惊动起四周修士,这些修士用信诀传递声讯,很快就在罗华大陆东部闹得沸沸扬扬。

不停的有修士过来探看,只是这些修士怎及三修的遁速,人影在面前一晃,就已然出了诸修的视线了。

原承天与云冲鹤这场斗法,虽不见刀光剑影,可因双方遁法离奇,自然也算是激烈无比,好在云冲鹤自刚才动用大诀,使玉鹤双足生云之后,似乎已是技穷,终被原承天慢慢赶上了。

云冲鹤忽的转身笑道:“道友以玄修之为,却具无上神通,云某真的失敬了,云某本来想到引开步遥行,对你下手,如今却是反过来了。”

原承天心中暗叫糟糕,忖道:“不想竟中了调虎离山之计?那步遥行已落后甚多,又怎可援手?”

他用神识向身后一扫,不想步遥行不知道是远在千里开外,神识扫不到,还是出了其他变故,神识之中虽有不少瞧热闹的修士,其中却无一个步遥行。心中更加吃惊。

云冲鹤笑道:“如何?步遥行此刻已落入我手了,你不信吗?“

原承天冷冷的道:“以步遥行的修为,怎会被你轻易制住?道友莫说大话,且试我一剑。“

云冲鹤忙道:“慢来,慢来。“

原承天奇道:“你有何话说?“

云冲鹤嘿嘿笑道:“我与你无仇无怨,对那步遥行,也只是欺他凶横,偏要夺了本宗的镇宗之宝罢了。你若肯与我言和,我不但放了步遥行,还会给你一个大大的好处。“

原承天道:“你说步遥行已落你手,又有何证据?“

云冲鹤哈哈笑道:“道友在此稍等片刻就知。“当下也停了遁器,就站在那里不动。

原承天见他言之凿凿,有恃无恐,心中虽然还是百般不信,可已是心中狐疑,也只好持剑在手,静以观变。

只过了片刻,就听有人遥遥笑道:“云道友,我等不辱使命。“

云冲鹤哈哈笑道:“步道友何在?“

那人仍是遥遥不见身影,空中却有一道精光掠来,这物事被原承天的神识探到,不由的大吃一惊,原来此物竟是步遥行的阴阳刀。

云冲鹤见这阴阳刀飞来,就用手一指,此刀就停在原承天的面前,任原承天观看。

原承天不用去瞧,已知这就是步遥行之物了,他心中的惊骇着实是难以形容。

若说云冲鹤所属的六道宗势力强大,将这步遥行擒了去,也没甚奇处,但此人分明修为平平,宗门破灭,已是孤家寡人了,又哪里的强力同伴,擒了步遥行?

莫非背后主使之人,就是云冲鹤所说的“大士“不成?

他知道今日所遇凶险,只怕比往日更险恶十倍,以前纵遇大敌,也知道对方是谁,修为深浅,可今日所遇的对手,却是连面也不曾一现,而其人的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更可怕的是,此人似乎有点石成金般的逆天之能,云冲鹤修为猛涨,四名玄修竟可与羽修抗衡,凡此种种,皆是不可思议,远超原承天的玄承。

他虽惊不乱,沉声道:“却不知云道友所说的大大好处又是什么?“

云冲鹤哈哈笑道:“好说,好说,你只需和我到一个去处,立一个符誓,,我包你同伴不失,第二,我包你修为猛进,别说突破六级玄修之境,就算是冲玄晋羽,也是弹指间事。“

原承天道:“世间竟有这种好事?“

云冲鹤道:“我知道你定是误会,以为我要引你沉沦鬼道,魔道。你有神识在身,可来仔细瞧瞧我,云某身上,可有半丝鬼息魔气不成?“

原承天缓缓摇头道:“道友修为虽是大进,所修之道,的确是正大堂皇。“

云冲鹤喜道:“这么说来,道友是应了我了。“

原承天道:“若是真有你说的这么大的好处,天下修士岂不是趋之若骛,又何必神神秘秘,藏头露尾,在原某瞧来

,道友所引之路纵非邪路,也定是百般蹊跷。“

云冲鹤喝道:“原道友,我瞧你根基不俗,只不过想给你指点一条明路罢了,你既是不允,你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然而此话刚说了一半,忽觉背后冷气森森,他不及转过头去,灵识中已探得分明,身后是一名手持双刀的女修,此女修一身煞气惊人,手中双刀更是一冷一热,却也不知是何来路。

长春牛皮癣医院是哪家
广州那家妇科医院好一点
济南医院那里妇科比较好
沈阳治疗白癜风医院
湖北女性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