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挺立潮头唱大风—记中北镇侯台村党总支书记

2018-11-08 17:54:05
挺立潮头唱大风—记中北镇侯台村党总支书记 这里曾是鱼米之乡,风沙吹皱了脸、锄头折弯了腰的农民,却总也收获不到发家致富的希望。

这里是大城市的延长线,饱经风霜的垂暮老人、山岳一般健壮的青年,却怎样也找不出通向梦想的起点。

焦虑与渴望,等待和希冀,在这里久久萦回。

1975年,走出沸腾的军营,远离无数次心潮澎湃的蔚蓝色海洋,丁二领回到了久别的侯台村,在父老乡亲火热的目光中,挑起改变家乡面貌的重任,在这片生于斯擅长斯的土地上,开始了拓荒者的征程。

守着大城市,难道只能种菜栽藕养鱼插稻 1969年,丁二领虚岁才十八,就报名参军,到南海舰队当了1名海军。

1975年复员回到天津,被分配到远洋局工作。

为了支援故乡的经济建设,他主动放弃了大城市的工作,回到了侯台村。

24岁就被选为侯台村党支部副书记,1982年被推选为党支部书记。

丁二领回村的初几年,一名退伍的战友,每一年春节前都赶着骑车卖菜的空来看他。

战友所在的村是菜乡,起初大棚菜希少有行市,村里人也过上了小富的日子。

好景不长,后来蔬菜越来越难卖,价格也随着滑落,战友登门筐里剩的菜一次比一次多,他的眼角也爬上了浓密的皱纹,本是同龄人,看着就像隔了一代。

望着战友写满沧桑的脸,丁二领的心就像鞭子抽过似的灼痛。

难道说农民就只能这样活?守着大城市的近郊区,土地只能种菜产粮、养鱼插藕?丁二领陷入苦苦的思索。

侯台村地处城郊结合部,多年前就是鱼米之乡,稻米远近闻名,虽说衣食不愁,可农民辛苦一年,到头也攒不了几个活钱,人均月收入不足100元,日子过的还是紧巴巴的,想要发家致富就像做梦。

想致富就得走新路,决不能捧着城郊结合部这个金碗还受穷。

1994年,天津开始实行平房改造,丁二领心头一亮,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头脑中升腾。

丁二领把建楼的设想拿到班子会和村民代表会讨论时,引来了一片怀疑声。

咱这地方建楼房,城里人能来买吗,老人们摇头叹气。

中青年人头脑热后,也拨楞起脑袋。

咱村总共也没几个钱,就是砸锅卖铁也凑不够资金,班子成员从现实动身,也提出了反对意见。

从国外和国内比较发达地区来看,大城市基本经历了扩大到外迁的过程,城郊尤其是结合部地区都是的焦点。

天津市的平房改造范围,天津外商投资渐热,这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遇,只要创造良好的居住和生活环境,不愁引不来城里人和外国人。

没有资金,就从银行借一点、剩下的售完楼就堵上了。

退一万步说,即便一时没人买,咱们就自己住,先改善村民住房。

经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