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军事

姐妹情深

发布时间:2019-06-13 09:45:48

姐妹情深

作者:古茶树

姐妹,在困难中会想到你,为你挺身而出;在伤心时会陪你一起分担一起流泪。姐妹,不会因你走远而放弃你;不会因为你离开而忘记你。生活中能遇到好姐妹,是人生中的幸事。我和姐妹的故事,珍藏在心底的记忆,温暖着感动着。

我不知道人生为何有那么多的巧合,我不知道命运会有那么多的遇见,我不知道生活中有那么多的不幸,我不知道幸福和疼痛会发生在一起。人的承受能力是多少?生命就是一种承受,承受痛苦,承受孤独,承受失败,承受爱与付出爱。

我这个人天生敏感,特别怕疼。皮肉之伤有点疼流点血,我会疼的直叫。看到有人流血,我的心会疼,害怕的要死,好象那些血不是流在别人的身上,而是流在我的身上。

听到 手术 二个字,我就像如临大敌一样。想象手术刀血淋淋的场面,让我毛骨悚然。可能电视剧上放血腥的场景看的多了,所以我感觉做手术就是一件可怕的事。

我从小体弱多病,经常生病,跑医院习惯了。可是要住院做手术,我还是有点害怕。我不知道远在上海的小姐妹阿微怎么知道我生病需要做手术的事,原来是另一个小姐妹林丽告诉她。阿微打来安慰我: 小华,子宫肌瘤不用怕,你想来上海做,我来给你安排。 我说: 这次是做子宫息肉,不用开刀,只是一个小手术,就不用到上海了。 她说那行,你自己当心点。林丽发动她老公的关系,说上海有一个医院有医生认识,只要我愿意去上海做手术,让他来安排。我的心里真的很感动!一场小小的手术,牵动大家的心!

在我生病期间,感受到亲朋好友的关心和祝福,还有小姐妹关心温暖的话语,给我力量,让我放松了好多。

七月12日,我住进人民医院八楼妇科。那天一起入院的有八个女病人,的有七十多岁,小的有三十来岁。一个个在排队,等着办住院的手续。那天护士好象特别忙一样,照顾不过来。办住院手续这么麻烦,等了好久时间。有两个小姐妹,我看的出来她们的年龄和我相仿。我们一起在排队等候时认识了,一个比我大四岁,一个比我少四岁。我们是女人,富有同情心,容易说的来走的近。

我知道一个小青,一个叫小微。这里隐去她们的姓,只用她们名字里的后面一个字。

每次在抽血做检查时碰到一起,她们就会上来和我打招呼。大家关心的问题就是:你什么时候做手术?因为她们两个人和我不是同一个医生做手术,我说星期一做,她们说没有等到通知。

没有做手术前,她们会来看我,我会去看她们。因为不是住在同一个病房,有时候我们经常会在医院通道上碰到,大家就互相问候:吃饭了没?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时我们三个人就在一起说一会话,大家互相鼓励,不要害怕。我是次住院,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总感觉做手术是一件可怕的事。我就问她们,做手术会不会很疼?打麻药会不会很疼?

小青对我说: 小华,你不用怕,到时候打麻药后就不会疼。以前我做过子宫肌瘤手术。这是我第二次做手术,我一点也不感到害怕。麻醉针是从我后背打进来的。 我 啊 一声,把嘴巴张开很大。想象中一枚长长的针从后背打进来,不疼也说不过去。

小微也是次住院,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她说她很怕疼,怎么和我一样。总是担心这样担心那样,看到别人手术做后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她说看到那样子,心里就不好受。我们女人总是怕受伤怕疼痛,不幸的女人,同病相怜!

没有住院前,我不知道有这么多生病的女人。看到妇科八楼和九楼二层楼房住满病人,连医院通道上支起很多的床铺躺着病人。我真切感受到被病魔折磨的人,是多么地痛苦啊。我好象被关在另外一个世界,面对陌生的人,白色的床单,白衣天使在穿梭来穿梭去。

我住在同一个病房的一个女人。她是22床,我是23床。她和我同岁,可是我看到她很苍老的样子,头发有几根白了,满脸憔悴。她比我早一个星期住进来,已经做好子宫肌瘤手术,全切除了卵巢。我听她老公说的,我不敢在她面前问起这事,怕打击她的信心。她躺在病床上,目光空洞无神,仿佛看到她的心被掏空了。有时候她在叫痛,有时候她在埋怨,有几次听她说做女人这么苦,下辈子不做女人了。不幸的女人!我的小姐妹,只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我好想流泪,好难过,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有一次,她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说: 你还这么年轻,你很幸运! 我说: 你很快就会好起来,就会没事。 我想她可能知道自己病成这样,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和做一个女人的幸福。她那时很痛苦,躺在床上爬不起来。每次需要她老公扶她起来,上洗手间也是这样,都需要她老公帮忙。有几次,他们吃过晚饭后就在医院通道散步,她老公一手扶持着她的腰,一手撑着她的肩膀,她半个身子靠在他的身上,佝偻着身子慢慢地走。

在医院里每次看到那些病人走路蹒跚,脸色苍白,她们虚弱的身体就像浮萍,我好担心,好害怕。想起每年死于子宫癌的人有多少?我不敢想象那些数字,那些数字背后有多少的家庭生活在阴霾中。还有那些女人可能生子宫肌瘤,子宫癌,不得不做子宫切除手术。想想很害怕,那些女人只有三十多岁到五十多岁,就失去了做女人的使命。是女人的悲哀,一生的痛苦!面对病魔,肉体和精神都要忍受折磨与疼痛,人就会变得很脆弱。(我在这里善意的提醒,过三十五岁后的女人,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每年要做一次妇科检查。关爱自己!)

我比她们早一天做手术。那天她们来看我,鼓励我不用怕。看到她们这么热心,我的心里好温暖,突然感到轻松多了,放下包袱一样。

我做好手术被推进病房,过二个多小时。她们过来看我,看到我的样子没有什么大碍,对我说很好,没有关系,让我好好休息。我很感激!素面平生,她们对我如此关心。我刚做好手术时身子有点虚弱,只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她们,她们做手术时能平平安安!

到了第二天下午,我感觉自己好点了。个念头,就是先去看看她们。想起她们今天有可能做手术了,我先去看小微,小微已经做好手术躺在病床上。还在监护中,我看她很清醒的样子,心里很高兴!和小微说了几句,就让她多休息。然后,我又去看小青,因为小青做的是子宫肌瘤手术,比起我们要严重多了。我看到小青的样子很好,她看到我来看她,小青很高兴!她说没事,我就放心了。

住院六天,像经历过生死相依的感觉。虽然时间很短,我看到人性真实的一面。看到医院里还住着那么多的病人,还在忍受病痛的折磨和挣扎。我的心就会痛,只希望我的那些姐妹们早日脱离苦海,快点好起来,走出这座医院的大门。

我比她们早一天出院。出院前,我一一向她们问好,向她们告别,祝愿她们好好休养身体。她们也让我回家好好休养身体。女人与女人之间真诚演绎姐妹的深情,在这个夏日的怀抱里上演。

七月,是夏天热的天气。每天高温,看到窗外艳阳高照。我的心情特别好,身体恢复的很快。当那天我离开医院,离开了小青和小微。我想以后不会有机会再到她们。因为我们并没有留下联系号码,我知道,如果有缘分,我们在这个城市里,还有机会遇到。希望她们生活的幸福,就是我的心愿。祝愿我的姐妹们早日康复!

生一场病,住一次医院。经历一场病痛的折磨,就像一场生活的磨砺,会看透很多的事,人就这样成长了。让我明白很多,感悟到,人活在世上有什么用。没有健康的体魄,就没有一切。生命等于零!

想起没有做手术前,妈妈总是很担心我,让我不要害怕。我住院期间,我妈妈每天都来看我,我做手术时等在外面。等我回家休养时,妈妈每天给我打来,问这问那?有没有好点?亲情的温暖,我很感动!想起我妹妹,我出院后,妹妹一直照顾我的生活起居。想起有几个热心的小姐妹,在我生病休养期间,经常打来关心我,问我好点了没?这些都让我感动。我无以回报,的努力就是把自己的身体早日养好,这是他们想看到的结果。

想起去年七月份,我带我儿子去上海做鼻骨弯曲手术。幸好有小姐妹阿萍的帮忙和照顾,阿萍打了好几通联系好医生,帮我儿子办好入院手续。在上海第十人民医院,因为她有认识的医生,医生和医生的关系就好说多了,住进去第二天医生就安排做手术。想想阿萍要在医生面前说多少好话,需要多少的关照。我儿子的手术很顺利。出院时,阿萍坚持把我们接到她家里住,不让我们住宾馆,因为我儿子一个星期后还要复查。

阿萍家的住房有点小,她老公和儿子。我们两母子来了,每天晚上要打地铺睡觉。她们还要上班,每天为我们忙这忙那,让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我住了三天就说同学打让我们去他们家里玩几天。

我和阿萍认识八年了,她是南通人嫁给上海人。以前我在上海做生意时认识她。她对我的好,没有话说。那时我一个人在上海打拼事业,经常会生小毛病,头疼脑热什么,她比我还要急,送来很多的药。因为她在一个药房工作,是一个药剂师。想起以前我在上海的时候,家里有一个抽屉全是药,都是她送的。到今天我家里还有她送来的药,不过有很多都过期作废扔掉了。后来我离开上海有六年了,她还是很关心我,在里总是问这问那。问我有没有那里不舒服?有没有需要药什么?我赶忙说不用不麻烦了。我这个人怕麻烦人家,欠别人的情,心里过意不去,我会一辈子心里不安。

这些年我们从没间继联系。每次我到上海有事,个人想到的是阿萍,我心里一直记的阿萍的好。阿萍也是,她有好东西总会想到我,送了好多的礼物给我。我是做服装的,经常出差打样的时候,看到有适合阿萍穿的衣服。我就会买下来,寄给阿萍。当阿萍收到衣服说喜欢好看时,是我兴的事。

我们离开阿萍的家,又来到姐妹阿微家里,阿微和她的家人都在上海做生意。是我的小姐妹和同学。和我同龄,我们生长一个小村庄,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读书一起复学功课。

阿微看到我们来了,很高兴。那个晚上阿微坚持要和我一起睡,说这些年,我们都很忙,没有时间好好聊聊。是的,以前我在上海的时候,因为阿微住在郊区离我很远,大家都很忙,碰到的机会很少,有时候匆匆忙忙见上一面说上几句就离开。我们躺在床上,就打开话题。那个晚上我们都没有睡觉,从我们小时候开始说起,从我们读书说开,从我们各自成家后 阿微问我,你还记的那年被困在溪边,我跑去喊人救你的事。我说当然记的,这辈子也不会忘记。阿微在说,我在听 我的脑海里就像闪电一样,那个风雨交加的下午,两个少女在风雨里哭泣 在我心里埋藏三十年的记忆被打开了。一个少女为了救另一个少女的故事,那年我们十三岁。台风过后,我们两个人跑到山里捡树枝,突然台风来了又下起大雨。阿微说,小华我们快点跑,要不就来不及了。我小时候就怕刮台风和下大暴雨,一下大雨就会发洪水,家里经常会被淹。我听到台风在呼啸,雨点像豆子一样打在身上。回家必须经过一条小溪,因为当时在下好大的暴雨,小溪里的水一下子涨的又深又湍急。阿微个子比我高点,胆子比我大,她蹚着湍急的河水过去了,站在对岸,叫我快点过来,要不我就会没命。当年我胆子很小,看到湍急的河流,几次我把脚伸到河里又缩了回来,站在岸边哭起来。她站对岸,我站这岸,我们就这样吓的直哭。还是阿微机灵,她说华你站在这里等,我跑去喊人来救你。她边哭边跑了出去

阿微说:当时她跑的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看到有大人在马路上,就哭着求人家快点去救小华,小华就会没命了,小华就会被水冲走了。大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让阿微哭成这样。后来有三个大人在阿微的带领下,从风雨里向我跑来,有一个伯伯把我背了过去。阿微说那次,她的声音是为我哭哑的。我想起路上来回跑四十分钟,哭了这么久,也有被吓的。说到这里我们说不下去了,黑夜里我听到阿微在哽咽,她在拼命地压抑自己。我再也控制不住眼泪,拼命用双手握住嘴巴,不让自己大声哭出来。我怕再次把阿微受到惊吓,黑夜里我就让眼泪恣意地流淌。为那段珍贵的记忆,为阿微的善良,为我们真挚的友情,为我们的青春。当今天我写这段文字时,我的泪水盈眶忍不住再次洒下。我的姐妹,这辈子我会记住你的好,我不会忘记你当年的相救之恩。

我们在阿微家里住了四天后就离开了。阿微总是很担心我: 你回家后不要这么辛苦地做事,别这么拼命地赚钱。钱赚了再多有什么用,自己身体要紧,别把自己的命陪进去。 她知道我的情况,知道我过的不快乐不幸福。教我学的坚强些,学的历害些,不能再懦弱让他人好欺负。

阿微在上海生活二十年了,和家人一起打拼事业。以前,为了她女儿的读书,在上海买了二处房子,算是事业有成。祝福阿微,我的小姐妹。还有阿微的家人,看到你们有今天的成就,生活的幸福!我很高兴!

姐妹,我的好姐妹。不知道是我们前世修来的缘分,还是我们今生修来的福分。在人生的旅途中遇到你们,有幸得到你们的帮忙和照顾。是我的福气,是我的荣幸。我会一辈子记在心里!【我要纠错】 :无双女侠

便秘
如何开启小程序
类银屑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