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军事

五年规划与中国发展奇迹

发布时间:2020-11-20 18:36:05
五年规划与中国发展奇迹 工作报告提出,今年要编制好“十四五”规划,为开启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征程擘画蓝图。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五年规划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南,是引导各项具体经济、社会政策的纲领。从1953年至今,中国已制定和实施了十三个五年计划/规划。新中国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用几十年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1952-1978年年均经济增长率达6.1%,1979-2019年年均经济增长率达9.4%,创造了人类经济增长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与持续时间最长的高速增长奇迹。同时,中国实现了经济社会政治文化生态的全方位发展。70年过去了,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国在发展历程中,始终坚持国家规划制度,并持续地进行转型,不断发挥其推动国家发展的显著优势。引领中国实现了阶段性、跨越式发展建设时期的五年计划对于国民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大推动作用。新中国的工业化是从“一穷二白”起步的,当时中国的人均GDP只有119元,工业比重很低,资本极度匮乏,1952年人均储蓄只有1.5元,中国不可能走西方发达国家走过的通过殖民、掠夺等方式来完成工业化原始积累的老路,只能依靠计划体制集中全社会的有限资金来发动与推进工业化,使得中国经济发展突破低水平均衡陷阱。这一时期我们保持了很高的积累率,大量资金投入到增长的基础部门,对基础设施、工厂建设进行大规模投资,国家大约投入了7000多亿元资金,建设了3000多个大中型项目,这消除了增长瓶颈,促进了经济起飞;超越了简单的比较优势发展模式,在西方经济封锁的条件下,将重工业作为优先发展部门,建立了具有自主能力的、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推动了工业化快速发展,1953-1978年,工业年增长率达到了11.4%,工业比重每年平均提高1个百分点。五年计划能够引导有限的社会资源向弱势群体流动,通过粮食统购统销、农村合作医疗、普及初级教育等方式,在收入水平较低的情况下,很大程度解决了几亿人民的基本民生问题。改革开放初期的五年计划为市场经济转型提供了稳定机制。改革开放后,中国走出一条渐进的市场经济转型道路。通过指令性计划、指导性计划、市场调控三条轨道并行,并逐步缩减指令性计划与指导性计划的范围,扩大市场调控的范围,逐步减少计划对于微观经济的直接干预,逐步向市场经济过渡。计划轨道为经济体制转型提供了稳定机制,保障了关系国计民生的经济部门稳定,避免了转轨国家普遍出现的恶性通货膨胀、商品短缺、国有资产大规模流失、经济增长出现漫长衰退期的现象。市场经济体制时期的五年规划起到了发展调控的功能。五年规划不是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意义上的宏观调控工具,而是对于宏观调控起到战略导向功能的发展调控工具,为国家发展提供指引与调控的宏观框架。宏观调控主要针对的是成熟经济体的周期性波动,进行相机抉择的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调整,而发展调控则是综合运用目标治理、项目制、政策篮子等一揽子综合手段,对发展经济体的发展方向、速度与模式进行调控,以实现特定时期的发展目标。党的十八大以来,五年规划的发展调控功能进一步强化。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规划定位进一步明晰,一是市场主体的行为导向;二是履行职责的重要依据;三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景。发展规划的战略导向功能更加明确,推动构建规划定方向,财政做保障,金融为支撑,其他政策相协调的宏观政策协调机制。规划体系进一步理顺,推动构建国家发展规划发挥统领作用,空间规划发挥基础作用,专项规划和区域规划发挥支撑作用,下位规划服从上位规划,下级规划服务上级规划的规划体系。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走向更高水平的均衡供需均衡。市场并不能自发地实现总供给与总需求的均衡,这也是资本主义经济周期性危机的根源。规划通过发展战略选择能够促进总供给与总需求的平衡,拉动经济增长,降低经济增长波动性。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处于消费品短缺经济阶段,头几个五年计划大力发展农业、轻工业,满足了人民的消费需求。20世纪90年代末以后出现了消费品过剩,通过扩大投资,发展重工业,推动了新一轮的经济增长。“十三五”时期,通过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削减了无效供给,提升了有效供给,促进了市场出清。“十四五”时期,中国有效需求不足将成为突出挑战,需要通过积极政策扩大有效需求,以实现新的均衡。时间均衡。短期理性的事情,长期未必理性,反之亦然,短期的消费者利益最大化不等于长期的人民福祉最大化。与市场只关注短期不同,规划能够兼顾短期长期,实现时间均衡。规划体制使得中国政策能够长远谋划、长远布局,例如,改革开放前30年的一代人通过节衣缩食,艰苦奋斗共同去建设一个强大的国防体系、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与国民经济体系,这为改革开放后40年的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奠定了基础。“十四五”规划是强国阶段与迈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开局规划,需要前瞻性谋划一批为实现2050年强国目标奠定基础的重大工程与制度安排。空间均衡。长期以来,国家计划就需要考虑人口、产业布局与资源空间分布的均衡,而主体功能区规划则在更大范围内考虑人口、产业、资源、生态等要素在空间上分布的均衡,将国土空间划分为优化开发、重点开发、限制开发与禁止开发。“十四五”空间均衡核心是要充分实现空间规划的基础作用,真正将不同类型规划的空间布局整合到统一蓝图中,实现有序的空间治理。生态均衡。自然生态系统的均衡经常被破坏,这主要由于人类的过度开发活动造成的,同时也有自然因素自身的作用,在恢复生态平衡上,市场机制是失灵的,需要用规划之手,积极加以引导。开发活动不能超越自然资源的承载力,逐步由以需定供转向以供定需,根据水、环境容量等自然要素供给能力来确定开发强度。从扩大生态赤字转向积极推动生态反哺,通过生态投资,实现生态保护、生态修复与生态文明建设。推动不同生态要素的均衡,构建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内外均衡。发展不但是国内市场的小循环,同时还有国内与国际的大循环,需要在全球范围内考虑供需均衡,外部宏观条件经常是不确定的,不能只依靠市场的力量,而是需要规划进行前瞻性地谋篇布局。例如,“九五”计划以后我国就出现了国内资源短缺的约束,由资源净出口国变为净进口国,2000年就明确提出了充分运用国内国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今天,国内市场已经面临着严重的有效需求不足问题,需要通过布局国内国际两个生产、两个市场,推动国内国际相互促进的两个大循环。国内循环要稳定优化产业链,扩大有效需求,国际大循环要面向“一带一路”国家推进资源品——制造业的大循环,制造业——建设项目大循环,农产品、轻工业品——消费市场的大循环,生产服务业——贸易投资的大循环。体现了中国规划制度的显著优势战略引领优势弥补了市场的短视性。五年规划使得中国决策站得更高、看得更远、看得更全面,五年规划制定期间几上几下的集思广益过程,就是战略共识形成的过程,五年规划实施过程也是战略理念引领发展过程,更是制度落实落地的过程。例如,在“十三五”规划中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就深刻引领了中国经济发展由高速度向高质量转型,五年规划战略引领优势,弥补了市场的短视性。目标治理优势弥补了市场的分散性。五年规划的目标一旦通过,就转化为国家意志,需要集中各方资源、动员各方力量,各部门各领域综合发挥作用,实现资源的整合,从而形成一种强大的合力,使各部门、各领域共同促成目标的达成。通过对历次五年(计划)规划目标实现情况进行评估,总体而言,中国具有很强的国家目标实现能力。“十一五”规划22个指标完成了20个,“十二五”规划24个指标完成了23个。“十三五”规划由于受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预计25项指标能够实现20项。强大的目标治理能力,使得中国能够形成全社会的合力,弥补市场的分散性,推动国家发展每五年上一个大台阶。规划调控优势弥补了市场的盲目性。市场是分散性运用机制,规划是整体性运用机制,基于分散知识的市场微观均衡并不能实现宏观协调,规划在宏观层面调控了国家发展的整体方向。规划弥补了市场机制在宏观层面的盲目性,弥补了市场在非纯私人品资源配置上的失灵,提高了国家发展的方向性与统筹性,提高了社会总体的资源配置效率。总之,中国走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路,与自由市场经济不同的是,我们有国家发展规划,能够发挥规划和市场经济有机结合的显著优势。□鄢一龙(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副院长)新闻推荐华夏人工智能ETF联接 助力把握AI时代风口人工智能在抗击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包括病区管理、流行病学调查、药物研发、辅助医疗诊断等。业内人士认为,不仅是抗疫,人...河南口腔科
河南耳鼻喉
河南血液科
河南呼吸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