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时尚

天才相士 第四百五十九章 激战北新桥

发布时间:2019-10-09 16:58:47

天才相士 第四百五十九章 激战北新桥

之前在刘经天打探消息的时候,曾经讲过葛建新的人在打探北新桥海眼的事情。而今葛建新已死,林白百分之百可以确定,主使这一切的那个家伙,必然是在葛建新已经拿到了北新桥海眼确切位置之后才动的手!所以那名下蛊的主使者此时此刻必然是在北新桥海眼!

“沈哥,你知会神算局的人一声,等会儿北新桥那边可能会有些异动,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工作,尽量不要让那些普通人靠近大华商场区域,否则的话,我怕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走出别墅之后,林白摸出给沈凌风打了个,知会了一下他要做的事情。

燕京城毕竟是华夏首府所在,万一等会儿那主谋的蛊师丧心病狂把蛊毒铺天盖地施展开来的话,北新桥附近必将成为一片人间地狱,且不説到那时候,刘老爷子醒转过来,能不能保住林白,单就是周遭成千上万条人命,都不能有半diǎn儿戏。

“林白你放心,我马上就给燕京那边的人打,让他们配合你的工作!你自己千万多注意一些,苗疆蛊毒歹毒无比,不要和那人贴身搏斗!”沈凌风应允下来之后,对林白重又交代了几句,这xiǎo子的性命可是关乎自己师妹的幸福,千万不能出了什么差池。

林白微微一笑,将挂断,然后走出这片宿舍区,伸手拦了辆出租车便往北新桥赶去。

“xiǎo伙子你去北新桥干什么,我家就是那块儿的,我看你面生,想找什么地方跟我説

,我帮你!”北京一大景观就是出租车司机特别能侃,上到天文,下到地理,大到国家大事,xiǎo到柴米油盐,他们是样样都精通,林白拦住的这出租车司机也是一样不能免俗。

听到出租车司机这话,林白沉思片刻,笑眯眯的给他递过去根烟,然后笑着道:“我去北新桥也没别的事儿,就是想看个稀罕,听人説以前那边不是有个海眼嘛!您听説过没?”

“哎哟!军区xiǎo熊猫,年轻人档次不错呀!”出租车司机一看林白递过来的烟,顿时眉开眼笑,diǎn上美美抽了口后,笑道:“何止听説过,我还亲眼见过呐!xiǎo时候我不懂事,爱玩,就朝那井里扔石头,谁知道石头一扔下去,就传出来个声音,把我吓得是三天没起床!”

“这么玄乎?我看这事儿八成是您编出来的吧!”林白盯着出租车司机的脸,笑道。

一听林白这话,出租车司机的脸顿时就冷了下来,皱眉道:“年轻人,咱北京人啥时候骗过人啊!见过就是见过,我还能唬你不成,这几天别人找我问,我也都是这么説的!我看你xiǎo子八成和他们是一伙儿的吧,现在故意又来套我的话!”

林白嘿白嘿嘿一笑,没再接着説下去,但随手便将口袋的烟递了过去。虽然他脸上带着笑意,但心中的疑惑却是更强烈了起来,按照这出租车司机的説法,恐怕那人当初和葛建新合作就是为的北新桥海眼的事情,但找这么个玄乎的地方究竟是要干什么啊?!

拿人家的手短,出租车司机收了林白的好处,见他自顾自在那思忖什么,便也不好意思再开口,只是把车子开得飞快,没费多大会儿功夫,便把林白送到了北新桥的大华商场。

“师傅,等会儿您麻溜的开,别在这边拉客了,不合适!”林白下车之前,骤然转身,盯着出租车司机笑吟吟的叮嘱了一句。

这出租车司机刚准备借着由头再説两句话,但却感觉从身前的这年轻人身上突然透露出来一种极为强大的煞意,仿佛只要自己再在这里呆一分钟可能就要出diǎn儿什么事故才对,便也没敢再接话,手刹一拉,掉头朝北新桥外面就开了过去!

北新桥天空艳阳高照,阳光明媚,但空气中却丝毫没有燥热之感,相反走在街上还有一种蚀骨的阴冷寒意。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感觉,委实説不出的怪异!

神算局的动作很快,接到沈凌风的之后,便开始按照局里的那些既定守则,开始对大华商场周遭施行火警戒严,将周遭的那些居民悉数疏散到另外的方位,以免林白和那名蛊师斗法的时候,波及到这些普通民众。

大华商场门庭紧锁,但从其中却是不断传出嘶嘶之声,犹若是里面储存了万条正在厮杀的毒物一般,在这样本就怪异的气氛之中,显得愈发诡异!

“宵xiǎo手段,摆个阵仗便想把我吓退,你也太xiǎo看我林某人了!”林白盯着大华商场内冷然一笑,伸手将那重重的伸缩铁门一把推开,手上印诀掐动,口中厉声呵斥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光起!”

眼瞅着屋内昏暗的光线,林白口中咒语顿起,虚空凝制符箓,瞬间身前便出现了正在熊熊燃起的火球,将商场内的各个角落照的纤毫毕现!而借着火光,林白也看清了就在商场紧急通道处,正站着一个手上戴着金色念珠,腰间缠着兽皮,浑身皆是刺青的干瘪老头儿!

“来得好!”看到林白的身影,卜能眼神一凛,手腕上的金色念珠滑落手间,大踏步朝前走了一步,冷声开口道!

话音一落,手腕上的金色念珠便在手中呜呜转动不停,一股股的腥风从他的身上流露出来,那气味叫人闻之欲呕,叫人感觉如果皮肤不经意被那腥风沾上,恐怕就只有身上皮肤块块腐烂脱落这一个下场!

对于蛊师的手段,林白之前也听説过。巫蛊之术本意乃是以毒攻毒的治疗之术,但而今却是走上了偏路,流传下来的蛊术大多也都是巫蛊之术之中的一些阴邪毒辣手段。

不但养成途径极为血腥艰难,而且被施术者的下场也更是惨无人道,要命的一diǎn是:一旦有人被蛊毒缠身,可能还会祸及家人,这才是叫人胆寒之处!

万事存在便有其道理,有了江湖才会有正邪之分,但是若但是从奇门手段上来讲的话,这些手段都没有正邪,所谓的正邪不过是看人怎么去施展手段罢了!

卜能脚上的步伐越来越快,而身子的扭动姿势也越来越诡异。而他手腕上的那串金色念珠,此时更是在脚步转换之间犹如成了一条斑斓的天蚕般,金色的光华流不定,而且从卜能衣服下隐隐还有嘶嘶鸣叫声传出。

林白眼尖,卜能还没到他身前,他便看到这老家伙衣服下似乎是隐藏了不少的毒物,随着他步伐的加快和手上念珠的变换,衣服下隐藏那些毒物纷纷扭曲身体,此时此刻的卜能,看上去説不出的怪异!

卜能紧紧盯着林白的动作,原本半挂在手腕上的念珠此时已经完全被他捏在了手中,直到此时林白才看清楚,那串念珠竟然是子母金蚕蛊中的母蛊,此时这金蚕母蛊的身躯正在卜能手中不断盘旋伸缩,从它体内不断传出叫人晕眩的毒气!

收敛心神,林白左手掐成印诀放在胸前,右手攥成拈花状,掌心虚空,而食指直指地面,虚空之中凝练符箓,心中更是不断开始念诵咒语!

继而,两人同时朝前迈出一步!

华夏相术和苗疆蛊术之间的碰撞,正式拉开了帷幕!

一步朝前迈出之后,卜能手上的那条金蚕母蛊,身躯似乎变大了几分,毒雾也愈发浓厚起来。而卜能衣服下的波动也跟着强烈起来,似乎他衣服下藏了无数条剧毒蛇类,正打算疯狂从中涌出,对林白展开致命的攻击。

林白神色平静依旧,左手上虚空凝制的符箓已然成型,左手食指轻触那道符箓,口中轻叱一声‘开’!一时之间,商场周遭的天地元气顿时剧烈震荡起来,而在林白身周的八个方向同时也是出现了八道虚空符箓,恰好将卜能身周散发出的毒气隔绝在外!

卜能朝前又走了一步,手掌上托着的那条金蚕母蛊转身起舞,口中喷出一股毒液。他衣服下隐藏的那些毒物随之而动,从其中迅速窜出,张开了血盆大口,朝着林白就猛扑了过去!

看到这动静,林白都有些傻眼!这家伙也太牛逼了一些了吧,就穿了这么个兽皮兜住屁股,居然还能在身上藏下那么多的毒虫,难不成这些东西他都是藏在菊花里了?!

林白右手捏成剑诀,不避不让,身子朝前迈出一步,用力一跺脚,口中大喝一声‘疾’!

笼罩在他身子周遭的八张虚空凝炼符箓迅速燃烧起来,天地元气随之开始变幻成漩涡模样将当头扑来的那群毒物卷入其中,顷刻间便被元气切割成一条条的xiǎo段,重重坠落在地!

北京前列腺炎囊肿治疗费用
大连去医院检查妇科炎症需要多少钱
黑龙江那个医院看男科比较好
南京左精索静脉曲张医院
天津的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