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君特格拉斯我们每个人都有罪

2018-10-28 12:00:13

君特·格拉斯 我们每个人都有罪

什么叫“连失巨匠”,德国的文学读者,只要不是心怀偏见,现在应有深切的体会了。前年走了“文学沙皇”赖希-拉尼茨基,去年,老资格的小说家西格弗里德·伦茨逝世,现在轮到了君特·格拉斯。三人年龄差距不大,享寿分别是93岁、88岁、87岁,十分和谐的数字。

有意思的是这三个人的关系:拉尼茨基,用这里的俗话说,是“大嘴”,看人不顺眼是习惯,跟人关系再好,不说两句刻薄话也不肯罢休的。他跟格拉斯是三十多年的对头,直到晚年折腾不动为止,《铁皮鼓》这部小说,读得懂的人叫好,读不拎清的人也说好,只有拉尼茨基,坚持认为这本书不咋地,而格拉斯是个被高估的作家;伦茨,人如其文,秉性温良,关心百姓疾苦,拉尼茨基同他有不错的交情,但1963年,他还是在《西德和东德文学》一书中这么揶揄伦茨:“伦茨的才华主要在中短篇小说方面,写长篇就逊色些—他就好比一个超的短跑健将硬是要跑长跑。”

了解格拉斯的人,知道他当年也是火爆性子。他是文化团体“四七社”的主将,这个社史上的盛事之一,就是格拉斯朗读《铁皮鼓》的章“肥大的裙子”,朗读会的组织者里希特后来回忆说,听众如同“触电一般”,掌声经久不息。小说出来后,格拉斯立刻蹿红,但就是无法得到拉尼茨基的好话。此时,拉氏也是备受瞩目的评论家,手中的话语权日渐一日地增长。

格拉斯的小说虽然有名,不过他后来出版的《母鼠》、《辽阔的原野》等真让一般读者望而却步。拉尼茨基后来承认,自己对《铁皮鼓》的批评有过分之处,但是,《辽阔的原野》又给他树了新靶子。《辽阔》写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在柏林墙倒塌后一边游柏林,一边回思国家的今昔,拉尼茨基认为它冗长无聊。德国大媒《明镜周刊》1995年第34期做了这么一张封面图:拉尼茨基怒从心头起,闭紧两眼,把一本《辽阔的原野》从中间一撕两半。

由于威望素着,格拉斯在公共话语界的地位举足轻重,他的任何观点都会引起巨大的波澜。而在历史的重要关口,他的声音也没有缺席过。在两德统一时,格拉斯发出了尖锐的反对之声,他说,一个犯下过如此战争罪恶的民族,没有权利组成一个国家。他说,两德应该继续分开一段时间,等时间把上一代人留下的集体记忆和痛苦过滤过一遍,再组成一个德语公民联邦。

“我们无法越过奥斯维辛,我们甚至不能尝试着越过,那怕这样做的诱惑很是强大,因为奥斯维辛属于我们,烙在了我们的历史之上,而且—这一点有利于我们!—奥斯维辛让我们得到一个领悟,简单来说就是‘现在我们终于知道自己是什么样人了’。”

移动登车桥
义蓬购物中心
手机捕鱼电玩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