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育儿

末世到修仙 第三百零三章战斗

发布时间:2019-10-13 07:05:49

末世到修仙 第三百零三章战斗

“锵!”

叶楚搭在剑柄上的手掌微微一握,剑身一声清鸣,长剑出鞘,彰显了她的决心!一股虽比不过秦天青元气浑厚但却无比凝实的锋利剑气,自叶楚的体内涌出,凌厉森寒的剑气,在剑身上流转,闪动着熠熠的寒光。

清秀的面容在长剑出鞘的一瞬间变得冷冽无比,挺拔的身形透出了如剑般的锋芒,握剑的手如同磐石般稳定,在秦天青气势的压抑之下,没有丝毫的颤动,闪动着寒光的剑尖,以着一种义无反顾的决绝之势,径直的指向了秦天青。

“小楚……啊!”

桑佑叶的手肘曲起,似是无意的狠狠的向后一击,正正的击中了方野柔软的腹部,打断了他几欲出口的喊叫。

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端起了面前的茶杯,惬意的品尝了起来。

赵嫣颇为同情看了看面容扭曲,面色通红的方野一眼,转头,将目光投向了场中剑拔弩张的二人。

“你先。”秦天青的眼中莫名的情绪一闪而逝,淡淡的勾起了嘴角,白皙修长的手指探出了衣袖,对着叶楚点了点头。

他的话音刚落,叶楚的身躯便是拖出了道道的残影,毫不客气的持剑揉身而上,寒光四溢的长剑上剑芒暴射而出。

方野捂着肚子,猛的屏住呼吸,她还真敢?!疯子!

“呼!”

剑动清风起,人借风势,叶楚的身形在清风中摇摆不定,叫人无法看清她的运动轨迹,手中的长剑带着尖锐的破空声,直刺而出,掀起了一股狂飙的飓风,席卷横扫!

凌厉锋芒的劲气扑面而来,秦天青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竟似无知无觉般钉立在原地不动,狂飙的风,甫一接近他的身体周围,便似被利刃劈分而开,化作了互不相干的两部分,擦着他的身体卷过,竟是没有掀动他的一根头发丝。白皙的手指斜斜的点出,轻轻的撞上了直指他咽喉的长剑。

“铛!铛!”

金铁交鸣之声激荡开来,寒光四溢的锋锐剑尖,被一根白皙修长的手指正正的抵住,被硬生生的止住了去势。秦天青屈指轻弹的同时身体微微一侧,又是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响起,叶楚持剑的手臂猛的一斜,整个人随着偏斜的长剑,贴着秦天青的衣袍,擦过。

一股极为强劲的力道自剑身上传递了过来,叶楚握剑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胳膊上的肌肉似要撕裂了般的剧烈的疼痛,倒卷而回的剑气冲击着她的经脉有些肿胀酸麻,虎口处出现了濡湿的感觉,鲜血顺着剑柄滴落而下。

脸色未曾有任何的变化,几次险死还生的经历,已经叫叶楚将疼痛当做了自己的一部分,深吸了一口气,剑气运转,驱逐了手臂的无力感,叶楚的手重新稳定了下来,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只是一次的试探性交手,叶楚便是清楚明白的知道她与秦天青的差距,云泥之别!毫不夸张的说,秦天青的一根手指头,分分钟便是可以将她碾死好几个来回。

不过,那又如何?叶楚的嘴角挑起一抹笑,眼中飞速的闪过一抹锋芒,只是这样一点点的疼痛,可还是不够资格以叫她后退!叶楚的胳膊绷紧,长剑稳稳的扬起,凝练的锋锐剑气吞吐,萦绕在长剑之上,璀璨的寒光闪动着。

一阵低哑沉闷的暴鸣声自叶楚的身体上传出,剑气自她的体内横扫而出,劲风凛冽,吹动了她的黑发乱舞,衣衫烈烈作响,脚下狠狠的一踏地面,叶楚的速度陡然暴涨,铺天卷地飓风夹杂着锋芒,向着秦天青笼罩而去,凌厉无比的剑芒,漫天。劲风包裹着凛冽的一点寒芒,再次点向秦天青的咽喉。

“铛!铛!铛!”

金铁交鸣声激荡而起,没有丝毫的停歇连成了一片。叶楚招招狠辣,剑剑不离秦天宇的要害之处。而秦天青非常配合的减弱了手上的力道,两人之间形成了势均力敌的僵持之势。

方野的眼中满满的充斥着担忧,捂在肚子上的双手,不知不觉的紧紧攥在了一起,嘴里不停的嘟囔着,“小楚是疯了吧?小楚真的是疯了!她怎么敢,怎么能同秦师叔……秦师叔在搞什么啊?明明可以,”他咬了咬牙,“明明可以一击必杀,他这根本就是在耍小楚!”

桑大师姐一双清冷的美目,专注的盯着场中腾挪交错的身影,闻言,头也不回的应道,“师弟,不要关心则乱,仔细看清楚!秦师叔的每次出手,都是恰到好处的点落在小楚攻势的薄弱之处,而并不追击,任凭小楚展开身法闪躲,调整。那你看,小楚现在出手的力道,角度,同身法的配合上都比之前提高了很多。”

听着桑大师姐清冷的声音,娓娓的解释,方野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场中的交战的情况,握紧的拳头松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眼中亮起了光,咧开了嘴,“秦师叔是在指点小楚!”

“师兄净是瞎担心,”赵嫣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秦师叔怎么会伤害小楚嘛?我们可是一伙儿的。”

“呵呵……”方野的嘴角抽动着,干笑了几声,你的眼睛到底是有多大,才能看不到叶楚嘴角的血痕,和还在鲜血横流的手掌。

与此同时,场中的叶楚也发现了对方的指点之意,手中的长剑急舞,攻势越来越放得开,凝练的剑气中掺杂了些许的剑意,长剑之上锋芒也越来越璀璨,恐怖。

只是,无论她的攻势多么的猛烈,秦天青俱是用一根手指,轻松的接了下来,连那锋芒锐利肆意的劲气,都是被他一一击溃、化解,没有惊动这小院之内的一草一木

“一剑!”体力几乎耗尽的叶楚剧烈的喘息着,剑气的消耗殆尽叫她的脸色惨白,额头上的汗水不断的顺着脸颊滴落,微微的后撤了一步,手中的长剑端平,杀戮一切,无物不斩的锋芒剑意自她的长剑上迸现,撕扯着天地元气微微有些扭曲。叶楚沉腰垫步,一道沉闷声骤然自她的体内响起。(未完待续。)

四川什么医院可以检查前列腺炎
广州急性精囊炎医院
云南白癲风哪个医院好
上海白带异常医院那家好
陕西治妇科病哪个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