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艺术品拍卖市场还缺钱吗

2019-03-15 23:51:41

艺术品拍卖市场还缺钱吗

看似平淡无奇的2014年秋拍,因为刘益谦的再次大手笔,再次成为了各界关注的焦点。在11月26日举行的香港佳士得的秋拍上,此前预估值为8000万港元的巨幅明代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以3.48亿港元的拍卖价格成交,创下国际拍卖行中国艺术品世界拍卖的纪录。由于刘益谦已经在今年春拍的时候,以2.81亿港元拍下明代鸡缸杯,因而有不少市场人士认为今年的艺术品市场并不差钱。事实真是这样的吗?

就在佳士得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举行之前,内地的艺术品拍卖机构之一的中国嘉德也举行了秋季艺术品拍卖会,终书画以及工艺品的总成交额为16.75亿元人民币。刘益谦王薇夫妇在嘉德春拍中也出手不多,值得一说就是以931.5万元买下了朝戈的《两个人》,创艺术家作品拍卖价格纪录。

在看似矛盾的两个现象背后,我们应该重新审视目前的艺术品拍卖市场,特别是在经过了前两年的井喷以及目前外界因素出现大幅变化的时候,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特点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今年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特点就在于,许多以往很少露面的精品纷纷露面,特别是许多业内知名的藏家纷纷释出自己的旧藏,更是让许多买家原先的购买意向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像在中国嘉德秋拍中,就出现了5个100%成交的专场,分别为:“黄胄的燃情岁月”旧藏书画、“嘉木堂”明式家具、“一粟山房”旧藏书画、“印薮大观”金山铸斋藏中国集古及流派印谱、“逸云斋”旧藏紫砂等五个专场。

这些专场的拍品不仅流传有序,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估价更是市场可以信赖的。在目前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估价的诚信问题是许多藏家所诟病的。估价低固然是市场愿意看到的,但是我们应该看到一些拍品去年以100万元成交,今年却以50万元的价格起拍,这种估价的背后真的是藏家心甘情愿地亏损吗?

其实,在估计迷局的背后,主要还是受到目前艺术品拍卖市场拍品重复上拍过度的影响。像今年上海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有一幅李可染的《牛背闲话》,在今年秋拍中的估价是58万至80万元,成交价为86.25万元。这幅作品曾经在过去的三年三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上,分别为:2013年春拍,估价80万至120万元,成交价为97.75万元;2012年秋拍,估价65万至120万元,成交价为172.5万元;2011年秋拍,估价60万至80万元,成交价为106.95万元。相比之下,我们分析明代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的走势,或许会有一个明显的差别。

该幅唐卡于上世纪40年代辗转流入西方,并于1977年首次出现在伦敦佳士得拍卖现场,以7000英镑拍卖给一位印度收藏家,随后历经1994年100万美元及2002年400万美元的两次易手后来到香港,从此次的估价来看,8000万港元,基本上就是上次成交价格的翻倍,这一方面显示出藏家对于藏品的升值充满信心,另外一方面相比其他艺术品来说,也有明显的升值空间。

正因为目前内地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充满了太多非市场的因素,特别是一些藏家频繁出手,以及买后不付钱的情况,使得许多藏家对于内地市场失去了信心。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藏家表示,在今年春拍的时候,一位认识的藏家与另外一位新进入市场的藏家竞争一张黄胄的画,结果那位新藏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下子以几千万元的价格购入,这位老藏家无奈与这位藏家竞争另外一幅黄胄的话,虽然终买到了,但是价格高了许多。随后他便打听到那位新藏家终并没有付款,这位藏家觉得十分气愤,如果认识的那位藏家买到了这幅黄胄作品,怎么会和他再去抢呢?

今年的艺术品秋拍市场面临着外部经济环境多变的情况。一方面,国家为了刺激经济,而采取了降息等多种手段,这使得市场的资金面有所宽松。另外一方面,股市、楼市等市场的再度火爆,使得艺术品投资的机会成本大大增加,特别是面对着一些普通艺术品价格纷纷原地不动,甚至回到前两年的水平,投入这么多资金进入拍卖市场,还不如到股市和楼市去寻找机会。加上艺术品的变现能力又差,这也使得许多人在今年秋天的艺术品投资中多了一份犹豫。

艺术品的特殊性决定了我们不能用一般的供需模型去分析,特别是珍罕艺术品的性,更是有可能让藏家做出意料之外的举措,就像此次刘益谦在上用了“任性”来形容此次的竞拍。对于市场分析人士来说,当前的艺术品市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将是结构性“缺钱”,特别是对于那些平庸的艺术品来说,将很难得到资金的青睐,这也将考虑各大拍卖机构挖掘拍品的能力。

对于艺术品市场的研究,我们不能简单地看一个方面,而是要从多个方面的角度去研究,终对于目前的艺术品市场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回收三氧化二锑
汽车除异味
正版星力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