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教育

地球一个修仙者 二二九 飞翔

发布时间:2019-10-11 15:55:14

地球一个修仙者 二二九 飞翔

请牢记.,或者在百度搜索:

---------..

下午五diǎn半,区委组织部的车子赶到了荣镇派出所,镇党委委员兼组织委员(组织部长,乡镇一般叫组织委员,而非组织部长,但实际是一回事)、派出所指导员郭阳、副所长杨文军及其余派出所的中层干部全部到场迎接。

只是唯独不见当事人张卫东,有些怪异。

李委员左右看看,依旧没看到当事人,就急忙问郭阳:“张所长在哪,怎么不见他?”

这次人事任命,关键的就是张卫东,结果却不见他的踪影,这怎么行?

郭阳心里苦,装作镇定的説道:“刚才打过,张所长正在赶过来,应该快了!李委员,实在不行,先请区委组织部的余科长和工作人员休息下如何,容我们布置下会场?”

李委员看看区委组织部的车子停下了,马上要下来人了,眉头一皱,无奈的diǎndiǎn头:“赶紧再联系下,马上要下班了,他下班前赶不到的话,我也没办法了!”

这没了张卫东在,任命怎么宣布?搞不好要闹笑话的!

再説真让余科长他们见不到当事人,估计区委组织部对荣镇有看法的,会不高兴的。

郭阳马上感激道:“多谢李委员,我马上再催催!”

郭阳马上朝杨文军使了个眼色,低声嘱咐了一句,杨文军赶紧离开迎接队伍,到后面打去了。

事实上,郭阳从得到区委组织部的通知开始,打过很多次了,但依旧不通,他也不知道张卫东此刻在哪,何来快到一説?今天的事搞不好要搅黄了。

眼看余科长他们从车上6续下来了,郭阳心里急的不行!

我的东哥哎,您老到底在哪了,倒是快diǎn啊?

“欢迎余科长。组织部的领导!”李委员当先上去和余雅客套。

“李部长!”

握手间隙,余雅先是扫了一眼人群,果然没见张卫东。

余雅正欲一提张卫东。李委员却抢先一句提议道:“余科长,张卫东同志在执行任务中,马上赶过来,不如。余科长先休息一下?”

余雅怔了下,心中一松,故作诧异的説道:“张卫东同志不在?”

“那好吧,我们等等,这一路坐车也累了!”

众人大喜。

没想到余科长这么好説话!

郭阳就对后勤科的于科长道:“去安排余科长他们休息下。需要什么,马上准备好!”

后勤科管理这些,于科长马上去办。

余雅就淡淡道:“那麻烦了——”

郭阳就笑道:“不麻烦,余科长及诸位领导先休息下,晚上我们所长布置了接风宴,就在柳家膳食酒楼,那里的药膳可是荣镇一绝的!”

“柳家膳食酒楼?”果然,余雅多问了一句。“似乎听説过这名字!”

“余科长居然听过?这也是才开业不久的。不过那里的药膳的确很好。环境也很棒,光顾的人很多!”郭阳惊讶的説道。

余雅心説,怎么能不知道?卫东的xiǎo女友家开的,她自然也知道的。

説话间,将余雅四人在派出所的客房安排了下来,李委员也开了一间。郭阳和李委员陪着区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聊了xiǎo片刻后便告辞了。

两人出来后,李委员就低声道:“郭指导员。抓紧了,可别漏馅了!”

李委员虽然是镇委一把手的支持者。不过,此次张卫东转正,破格提正科,官运,李委员也不想得罪了张卫东,反而一副交好的姿态。

郭阳意会的説道:“李委员,这次多亏您了!”

“呵呵,这也是我的分内工作,搞砸了可不行!”李委员愉悦的説道。

——

大云山里,数百米的高空,一只白色的巨鹤滑翔而过,度极快。

人在地上根本看不清它的轨迹、身形,只觉得眼前一花,似乎一只大家伙飞过去了。

只是,西秦怎么有如此巨鹤呢?它实在太大了,展翅就有六米宽!

而没人知道,如此巨鹤的背上,此刻骑着一人,正是张卫东。

“果然度够快,这度一xiǎo时起码有三百公里了!”张卫东无比的兴奋,略带生涩的操控着巨鹤。

事实上,这巨鹤并无生命,只是一张控鹤符。

控鹤符是辅助飞行的元符,符纹复杂无比,根本不是以前练气期四层初期的张卫东可以制作的。

但是,这次挖到宝树,也是机缘所至,硬生生的将他的心境提升到了练气期五层圆满的程度。

境界到了,那么修为提升就容易了。

加上突然接到郭阳的催促,山外有诸多的事情等着他,而且很紧急,张卫东便顾不得其它了,连服用了十来颗补元丹,才将修为提升到了练气期五层圆满的地步!

修为大涨,实力增强很多!

有了这修为,张卫东便马上开始制作控鹤符,因为他一算时间,要出山,只凭修为挪移的话,还是有diǎn慢,而且耗费元力太多了。

若使用控鹤符的话,那度就能快上几倍。

一张控鹤符可以飞行一百公里,而且度极快,这将大大缩减了出山的时间。

説制作便制作,张卫东就在山里动手制作控鹤符。

只是,张卫东还是低估了制作控鹤符的难度,花了一天多时间,才制作成了一张控鹤符,就是目前使用的这张。

反倒是‘充能’这一过程不算什么,在二十七倍浓度元气下,很快就完成了。

一制作完成,张卫东就迫不及待的投入了使用,先去了一趟玲珑谷现地,将玲珑谷这巨型元器重新安置到了深渊的上空,并隐藏了起来,那里面的元气浓度顿时攀升到了五十四倍的程度,谷内所有的药材都蓬勃的汲取起了元气,更快的生长起来。

张卫东几乎没停留,便马上骑鹤飞向荣镇赶。

从驾驭控鹤符生疏到渐渐熟练。从忐忑到喜欢上了翱翔天空的快感。

大云山在望,荣镇在望。

突然的,他身上的响了起来。

“所长?太好了。谢天谢地,终于打通了——”中传来杨文军惊喜的声音。

张卫东有diǎn无语,就打趣笑道:“我説老杨,生天大的事了?”

他还在空中呢!

“是啊。区委组织部的命令下来了,上面通过了您提前转正、破格提拔为正科的任命,现在组织部的人员已经在派出所了,好不容易拖延时间先安排住下,但估计等不了太长时间了。您在哪,下班前得必须赶回来!”杨文军苦笑一声,马上説道。

“有这事?来人是谁?”张卫东也吃了一惊,马上就转正了?不可能吧?

“就是上才宣布我任副所长的那余科长,她带队的——”

余雅?

张卫东松了口气,突然笑了。

“行了,问题不大,我马上就到了。恩。估计就十分钟的样子!”

“所长,您在荣镇了?”杨文军诧异问道。

张卫东説道:“不在,不过很快了,就这么吧!”

另一边,杨文军听着中的盲音,有diǎn无语。不过,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张卫东能在十分钟内赶到。

不过,还是向郭指导员报个好消息吧!

——

大云山下。四周无人,巨鹤降落了下来。

张卫东飞身下地,一捏指诀,那巨鹤顿时化为了一张控鹤符,上面有一只仙鹤正在起舞。

可惜的是,连赶了两个地方,控鹤符里的元气马上就要耗尽了,符上出现了丝丝的裂纹。张卫东叹息一声,一捏,符便成了一堆粉末从指间漏下。

“看来以后得多制作一些控鹤符,这度太快了,太方便了,从荣镇到市里,估计一个xiǎo时就可以赶到了,只是三张控鹤符就差不多了!”

次使用控鹤符,张卫东是极为的满意。尤其在山里,它的作用将更大。

手一挥,地上多了一辆摩托车,一阵轰鸣声中,张卫东骑着摩托车朝荣镇方向急驰而去。

这度有一个词可以形容,那就是飙车!

不到十分钟,张卫东便已经到了荣镇街道上,片刻后,摩托车进了派出所大院

“是所长!”

“所长赶回来了!”

郭阳接过后,不时的透过窗户看一眼楼下,这时也看到了张卫东骑着摩托车进了大院,愣了下,马上出了办公室。

“真回来了?”

下了楼。

“所长!”郭阳问候道。“事情顺利?”

张卫东朝他diǎn了diǎn头,道:“比较顺利!”

这是暗话了,两人在大院里一般不谈私事,称呼也是公式化的。

“余科长他们在休息?”

郭阳説道:“是,才安排休息了一会儿,组织李委员也在,这次多亏了他帮忙,不然刚才你不在就漏馅了,这余科长也好説话,居然同意了!”

张卫东笑了笑,没解释。如果郭阳知道他和余雅的关系的话,就不这么説了。

这会儿,余雅估计也在焦急着呢!

“我不在还有什么重要事?”两人先上楼,一边走一边説着。

“区纪委书记谭正负责查一起重要案子,要求分局协助,并且diǎn名要你去,我爸打来几次了,那文件上午就到派出所了,让你一回荣镇就赶到分局报道!”郭阳説道。“哦,对了,嫂子把打派出所,我接的,説你家里有朋友拜访,正等着呢,就是这次求助派出所的吴姓女子,及她弟弟,听説所长救出了几人——”

説到这,郭阳不往下问了。为何张卫东在深山里?办什么事?

张卫东看了他一眼,也没解释这个问题,就道:“吴芸?”

她等自己干什么?

“你通知下区委组织部的同志及李委员,我马上到会议室——”

“好的!”郭阳马上道。

他总觉得,这次张卫东回来,似乎很大不一样,尤其是气质上。生什么事了?

不过,张卫东不説,他也不敢乱问。。。

---------

快章节,请登6.,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的动力}

北京阳痿治疗哪个医院好
贵阳专科牛皮癣医院
合肥治癫痫病费用
江苏医院那里看早泄
太原看白癜风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