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游戏

一世之尊 第二十一章 都不简单

发布时间:2020-01-18 17:33:39

一世之尊 第二十一章 都不简单

埋藏着魔君七窍冰魄心的青铜古棺从幻想来到现实,试图阻止渡世法王毁掉鹊桥,断掉这条离开瑶池的秘密出路,与此同时,陆大先生的剑光和孟奇手中的霸王绝刀,一白一紫,一纯粹锋锐,一霸气张扬,也遥遥斩向了法王,封死了他能够躲闪的所有角度,只能选择硬抗。

但渡世法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感而不觉,手中两口透明短刃化光斩落,无声无息劈在了鹊桥之上。

轰隆

死亡已久的鹊桥剧烈晃动了起来,其上一只只喜鹊下饺子般往天河掉落,瞬间土崩瓦解。

而渡世法王没有离开,立在那里,借着垮塌之势,在喜鹊纷飞之中急速下坠,完全没管那里是天河,一旦陷入,不知将流落何方宇宙,甚至直接被恒星或黑洞吸住,就这么直直下坠

这个方向非七窍魔心与孟奇陆大先生预计的躲闪角度,只能眼睁睁看着法王避开了纯粹凝练的白色剑光与张扬桀骜的紫电刀气,避开了无形的心灵重击。

渡世法王向来透明严肃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眼神里尽是畅快和得意,看着孟奇和陆大先生就像看着死人。

噗通

虚幻水声响起,渡世法王带着笑容,坠入了天河,消失在了浩瀚广袤的水中。

青铜古棺跳跃了一下,再次归于心灵幻想。

“看来无生老母是想将我们困死在瑶池。”孟奇左手摸了摸斑白的鬓角,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既然闯入了别人的“主场”,这也是可以预料的发展之一。

之所以说是“无生老母”打算,是因为没有她的指点帮助,渡世法王哪能在瑶池瞒过自己两人的感官,瞒过古尔多和韩广,神出鬼没

陆大先生专注看着天河之水:“或许不仅仅是困死,老夫与渡世法王算是同代之人,与他打过不少交道,若仅仅是困死。习惯压抑的他不会如此快意,必然还有后手。”

孟奇目光幽深,淡笑道:“没了鹊桥,确实进不了瑶池。但没了鹊桥不代表出不了瑶池,从九重天离开的办法还是有不少的。”

比如当年顾小桑利用建木,带着自己从三生殿所在九重天脱离,比如自己都能借助因果联系和霸王绝刀,从封神世界返回。跳入天河,进入别的宇宙后,一样可以回归

如今自己九印同在,元始真身练就,再非过往能够衡量。

不过无生老母,也就是“金皇”西王母,乃彼岸大人物,又曾经进入过玉虚宫,修炼过无极印,不可能如此忽视“诸果之因”。所以断掉后路仅是开始,必然有着后续,但自己也不是没有后手,倒要看看她打的是什么主意。

见孟奇说得笃定,陆大先生没有多问:“那我们继续前行,接应苏无名。”

…………

纯青的剑光,湛蓝的剑光,金黄的剑光,炽白的剑光,明紫的剑光。幽蓝的剑光,瑶池上空盘绕的诸多神剑碎片像是受到苏无名的剑意刺激,凶厉大发,呼啸斩来。或粗大如同巨峰,或凝练仿佛细线,或吃炽热或冰冻,一道道劈落,就像摇落的星雨,梦幻中展现着恐怖的杀意。伴随着十几二十多个苏无名斩出的浩瀚纯粹剑光,将古尔多和韩广完全笼罩在内,仿佛被剑海天地吞没。

即使光阴变得迟缓,也仅能影响部分,会被后续剑光戳破寂静,斩断凝固,恢复喧嚣。

这一剑,苏无名借助地利,仿佛传说再临,斩出了魔佛乱世以后最辉煌的一击。

现出长生天真身的古尔多瞳孔收缩,似乎颇为惊讶,他知道已证地仙的苏无名很强,但没想过他强到了这种程度,不过,他只是惊讶,目光里没有丝毫恐惧,恰恰相反的是,他保持着万事万物尽在掌握的自信豪迈神情,以及遭遇势均力敌强者的兴奋。

这时,天诛斧猛地弹起,九枚道纹纷飞环绕,凝出粗大光柱,砰的一下冲上了瑶池云霄。

古尔多右手高举,气息似乎与九重天产生了微妙联系。

天诛斧自九重天孕育而出,如今也是回到了家中

在这里,它比过去几百年都要恐怖

瑶池高空云霞奔散,法则微妙变化,似乎连通了某处,清光凝成了一汪湖泊,天与地仿佛出现了颠倒,氤氲在下,清湖居上,玄奥而神秘。

谪仙池现

面对来袭的诸多剑光,古尔多一步迈出,握着天诛斧的右手猛然下劈。

“吾当代天行罚”

哗啦啦,天诛斧斩落,半空谪仙池倒倾,清水淹没了一道道剑光。

叮叮当当,无声无息的碰撞之后,清光消散,剑影收敛,一枚枚或青或紫或金黄神兵碎片落在了氤氲道路之上,褪去了凶厉之意,也失去了所有光泽,布满锈痕,仿佛凡胎。

可苏无名的身影却莫名其妙出现在了远处,诡异躲开了这一斧,也脱出了被围攻的局面,气息愈发降低,却依旧沉静幽深。

他稍微偏折了方向,迅速消失于诸多凶厉光芒之间,不再做更多纠缠,绕往瑶池。

“好狠剑斩自己竟没有丝毫犹豫,当真盛名之下无虚士”古尔多右手略微颤抖,似乎有点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而口中毫不吝惜赞美。

刚才,自己借助打落境界的特殊占据了上风,封死了所有的闪避余地,倒倾的谪仙池水眼看就要触碰到苏无名的长剑,并顺着联系蔓延到他的身上,结果,苏无名毫不犹豫回剑,将本身斩杀

然后他借助“他我”,在远处归来,气息再次降低,但真真切切避开了自己隐瞒许久的必杀一击,也逃出了第一次围杀

古尔多右手平复,没有立即追击,而是环顾四周,只看到“魔师”韩广立在旁边,渡世法王和血海罗刹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邪魔左道为何总是无法成事,各打主意从不齐心就是根源。本大汗还以为这次有契约束缚,能够例外,想不到他们都各有准备,规避了桎梏。”古尔多展露了恐怖后。气势陡然将韩广压住,“但让本大汗意外的是,最有可能另有算盘的魔师你却竭诚联手。”

韩广似乎有点被刚才那一斧给震住,神情间多了几分尊重,微笑道:“本座虽然自私无情。对出卖同伴不会有半点犹豫,但从来都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什么状况下该做什么决定,这个时候出卖不是让自身功亏一篑吗?”

“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古尔多不太放心问了一句。

“当然是昊天镜核心碎片与东皇钟碎片,有了前者,本座也能具备传说特征,为将来证得传说打下基础,而有了后者,本座的天帝玉册修为将百尺竿头再进一步,提前领悟到造化的奥妙与命运的神秘。这样的诱惑还不够大吗?”韩广正色反问,“至于苏无名,本来就是用来开道,能杀就杀,不能杀也无关紧要,当今之势,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

古尔多长笑一声:“不愧为魔师,当真足够理智足够洞悉大势”

他笑声渐止,低沉道:“本大汗一直担忧邪魔左道彼此勾心斗角,无法齐心合作之事。总想着有没有办法解决,办法倒是想到了,但始终于心不忍,不过现在嘛。可以用法王和罗刹试一试了”

“什么办法?”韩广不动声色拉开了距离。

古尔多笑道:“制住他们,让他们成为长生天虔诚的信徒”

“至于魔师你,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本大汗欣赏,也不想内讧给人机会。”

“如此甚好”韩广抚掌笑道。

两人商议妥当,联袂前行。先找昊天镜和东皇钟碎片

…………

冰雪覆盖极北,陈钊等人离开了仙宫。

而在仙宫外围,突然出现了两个人,一个身影模糊幻变,正是灭天门幻灭天魔,一个宽袍大袖,头扎木簪,悠闲自得,潇洒不羁,俨然便是另一个韩广,另一个魔师

“好了,天下法身聚集于此,我们可以随意行动了。”韩广微微一笑,气息愈见飘渺。

幻灭天魔惊疑不定地看着韩广:“恭喜宗主神功大成,斩出三尸”

他亲眼目睹另外一个韩广与古尔多等人进入冰雪仙宫,气息感觉一模一样,与真实无异,因此只能想到上古不少大能为求突破而修炼的斩三尸法

“斩三尸?”韩广笑了一声,“这是上古大能们为求登临彼岸而创造的法门之一,本座何德何能斩得出三尸,分成善恶执或不同身份的三尸?”

他背负双手,飘然往南:“本座只是参照了魔君之法,有所领悟,借助阎魔之手斩出的身外化身。”

“魔君之法?”幻灭天魔一脸迷茫。

这可是原始魔道之主,也是灭天门的真正祖师

“魔君怕直接修炼魔皇爪承载的魔皇典而成为魔皇爪的奴隶,因此钻研各邪神邪魔的天赋武道,将魔皇典的功法分解,然后借助不同宝物,将自己肉身四分五裂,各自修行,心脏修炼成了大自在天子真身,左手修炼成黄泉真身,右手为六灭阎魔身,双脚是修罗道体,身躯是冥海杀体,头颅是太始魔体,然后六魔归一,成就无上魔躯。”韩广解释了一句,“所以,本座将修炼的六灭阎魔身功法借助神兵斩出,若是再得到东皇钟碎片,则能再斩天帝玉册相关……”

他没有说完的是,只有魔佛之法贯通和连接了两门截然不同功法的前提下才能这么做,否则阎魔与天帝矛盾,一旦斩出,自身真灵也会随之分裂,再无法得到圆满,彻底停滞不前。

“不过这不是最紧要的事情,紧要的是现在有了机会。”韩广双手洁白如玉,不见丝毫邪气,也没了那口岁月之刀,因为要让身外化身具备光阴功法,只能靠神兵帮忙。

幻魔天魔疑惑道:“机会?”

韩广遥望远方:

“对,去玄天宗的机会。”

我已经等得足够久了

至于瑶池内发展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顶多损失掉两件神兵和一具还能再练的身外化身未完待续。

...

成都九龙医院口碑怎么样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安阳牛皮癣
癫痫病治疗赣州哪家医院好
河北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