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游戏

我yrf3fowh

发布时间:2020-04-08 14:04:54
1968年,22岁的他曾由于替被批斗的老师打抱不平接受过劳动改造。4个月的黄河大堤修下来,他瘦了20斤,回到家时,母亲从他背上揭下了一整张皮。

  2013年营收2413亿人民币;2014年营收2819亿人民币;2015年营收3332亿人民币,而且连续三年保持超过60亿人民币的纯利润。这是张士平和他的魏桥创业团体,在两大说出来统统让人摇脑袋的“夕阳产业”取得的成绩。

  这位曾被城里人呼喊“乡巴佬,滚回去”的初中生,如何把事业干到这么大的吨位,又凭甚么在两大全球性低迷的行业里成为全球最会赚钱的人?

  问鼎全球棉纺之巅

  张士平的出发点是山东邹平县魏桥镇的油棉小厂。

  只有初中文化的他,从扛百斤重的棉花包开始,在17年的历练后,于1981年被提拔为油棉厂厂长,在这黄河岸边的小镇开启了汹涌澎湃的创业历程。

  1981年,时任油棉厂厂长的张士平

  读书时一直是班干部的张士平,历来争强好胜,喜欢在自己参与的事情里争第一。邹平盛产棉花,棉油厂很多,他管理的棉油厂由县供销社主管,却是最烂的一个。面对这个局面,刚1当上厂长,他就主动进攻,立志做到比所有人都要好。

  “车间里头大小便都有,所有窗户没一块玻璃。”更大问题的是,当时的主旋律还是计划经济,国家对棉花管制严格,油棉厂只做收棉花、加工棉花、卖棉花的生意,一到收购旺季忙不过来,但旺季1过就全厂无所事事了。

  张士平的第一招是让生产可以延续。适逢国家把粮油放开,油棉厂恰好有榨油机可以榨油,因此他把生产从棉花加工拓展到大豆、花生等油料加工,成为整个棉花加工行业第一个进入油料加工的人。

  这个型一转,张士平把生产排得工人都喘不过气来。为让工人有积极性,他还打破大锅饭,悄悄实行超定额计件工资制度,让舍得干的人拿到更多。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产能呼呼呼地上来了,他又打破几近所有企业都时等人上门采购的惯例,大力推动上门推销,把很多本来属于他人的生意都抢到了自己的碗里。

  通过这些大胆的突破,工厂的效益一日千里地往上冒。3年内,张士平就把这个乡镇作坊变成了全国油麻行业利润最大的工厂,也是全国供销工业的利润第一名。1984年,他带领厂子实现400万的净利润;1985年,他被选为全国商业劳动模范,到北京人民大会堂接受了总理的亲身嘉奖,这也是他第一次到北京。

  就在张士平登上人生高峰的同时,危机也出现了。1985年,全国棉花行业萧条,大量的棉花卖不出去,张士平到一家国有纺织厂去推销,对方却连门都没让他进。这刺激他重新思考这盘生意,也进入到一个新领域:自己弄纺织。

  以后,从成立毛巾厂开始,张士平陆续进入毛纤、纺纱和织布领域,一边向纺织加工大步前进,一边捉住国企改革的机遇,将油棉厂改制成了自己控股、国有参与的魏桥创业团体,进而从产业和产权争取到更大的主动权。

  更重要的是,张士平还在这个进程中对棉纺行业的发展有了深入的认识。结论是,这是一个大规模、低成本、好品质才可以生存的行业。

  看准这一点以后,张士平开始“闷着劲扩大规模,紧缩本钱,一路往前冲”。当时的环境也为他的扩大提供了便利,首先是大量纺织企业经营难继,给了他收购吞并的机会,再就是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闲置,让他具有到取之不尽的劳动力。“不管谁,看到这个生产力都会有扩大的冲动。”他在接受访问时这样回想。

  在范围越来越大,本钱越来越低的强大优势下,张士平只用10年时间,就把魏桥的范围和本钱做到了全国无敌手。中国加入WTO以后,他又把握机会,进一步加快范围扩大,到2005年,他已把魏桥干玉成球最大的棉纺织企业,产品覆盖欧美、日、韩东南亚等许多国家和地区。

  与此同时,张士平还进入服装生产领域,进一步拉长产业链,提高产品档次和附加值。他与人合资成立大型服装生产企业,生产男装、女装、休闲装、运动装、迷彩服等几近所有产品;他还从贴牌加工一直干到自主品牌,由魏桥独立开创的“向尚运动”,更直接锁定要成为全国人民欢迎的运动服装品牌的目标。

  顺便做个世界第一

  让世界真正认识到张士平利害的并不是纺织,而是他顺便做出来的一个新生意。

  2015上半年,魏桥旗下的中国宏桥团体以大约210万吨的铝产量,成为全球最大的铝生产商,而且实现净利润超过30%的增长达27亿人民币。虽然后来中国主导央企中国铝业展开重组并在范围上超过宏桥,但宏桥依然是全球最有竞争力的铝业公司,高盛甚至称它是全球铝业中唯一还在赚钱的公司。

  宏桥正是张士平顺便做出来的那个新生意,乃至可以说是他被逼出来的创造力。人们常说,困难是升级的垫脚石,张士平的这个案例,是这句话的好例证。

  棉纺企业是用电大户,魏桥一路扩大,一路被电困扰。特别电力紧张时的拉闸限电,更是直接给生产带来很大的困难。不甘心受制于电的张士平,为掌握生产的主动权,于1999年成立了自己的电厂,搞出个热电联产模式,以后又不断新增产能,既解决了电力供应,也把电力成本做到比国家电网低出三分之一,进而大大下降生产成本,进一步提升纺织主业的竞争力。

  自己有了电厂,有了价格很低的电力供应,张士平开始寻思,何利用这个常人没有的优势,发展出其他的优势产业。研究来研究去,他看上了电解铝。在电解铝产业,电力本钱占到全部生产成本的比例高达45%左右。张士平相信,这45%的低成本保证,能让他把电解铝做到光是本钱就让对手没戏的水平。

  2001年,张士平成立了“魏桥铝业”(中国宏桥),主攻电解铝,并在尔后像当初发展纺织业一样一路狂奔,不到15年就坐上全球铝业的把头交椅。尤其最近这些年,他更刻意缩小纺织的范围,加大铝业的扩大,几近每一年都在大干快上。而业内估计,他每投资1万吨电解铝的本钱只有竞争对手的二分之一。

  魏桥创业团体为满足纺织厂对电量需求,于1999年建立了第一家自备热电厂。随后,为了利用过剩的热电,又在2001年,成立了铝材铝电联产公司“魏桥铝业”。

  在铝产业,张士平也是不断拉长产业链,从鱼头一直吃到鱼尾。2005年进入氧化铝领域;2011年进入高精铝板带箔、新材料领域;2014年进入采矿领域……不到10年的工夫,他就把魏桥铝业建成一个独立而完全的铝产业的王国。

  如今,在魏桥,已经可以做到铝矿石进厂,铝水不落地,经过电解铝、氧化铝,再到铝材厂,直接出来汽车轮毂、铝箔、铝板的全产业闭环生产。由于建立了如此完全并紧密配合的生产线,张士平还做到了五个公认的行业之最:技术最先进、最节能、最环保、用工最少、投资最低。

  更使人惊讶的是,张士平还搞定一个制约中国铝业几十年的大问题。

  中国既是全球最大的铝生产国,也是全球最大的铝矿资源稀缺国。包括中国铝业在内众的多企业都试图解决这个资源瓶颈。其中,中国铝业曾动用140亿美元取得世界最大铝土矿公司力拓9.8%的股权,试图曲线救国获得其铝矿资源;中电投也曾在几内亚一期投资390亿元建设年产能约1300万吨的铝矾土矿厂。但到今天,前者的投资几近竹篮打水,后者的项目可以说还连铝毛都还没见到。

  可张士平,只用2亿美元,不到一年时间,就在几内亚搞起一座大型铝矿厂,而且把铝矿从几内亚运到了魏桥,这也是“中国人第一次真正把铝土矿石运回来。”魏桥官方数据显示,公司在几内亚的矿山项目,今年可以产出矿石超过3000万吨,进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单一矿区,也给魏桥的本钱优势再添助力。

  除范围最大、本钱最低,这些年,张士平还把重心压往终端消费的产业,在全行业多余的铝产业努力实现着畅销两旺,并始终保持着相当的利润。当电解铝多余后,他乃至让魏桥干脆连电解铝锭都不做了。“绝大部分精力、财力、物力和人力,包括科研人员,专注到铝产品、铝用品上去。”在其努力下,魏桥现在从汽车用铝、电子用铝,到医药用铝,和各种包装用铝全都可以做,而且越做越高精尖,全球90%的苹果手机壳体所用的铝板材料都是出自中国宏桥的工厂。

  现在,铝业已成为魏桥超出纺织业的龙头产业,用40%的员工为集团贡献将近70%的销售收入、利润和税收。而且不管行业萧条还是景气,都恍如独立行业之外,延续保持着一枝独秀的业绩。2013年,张士平还在印尼兴修了一个百万吨产能的铝业项目,也是中国第一家在海外的氧化铝厂,目前也已竣工。

  在纺织、铝业的拱卫下,魏桥也成为是一个庞大的产业王国,具有10个大型生产基地,超过16万员工,厂区还设有幼儿园,医院等社会公共资源和设施。

  目前,魏桥的纺织、铝业两大产业都已在香港上市。根据财报表露,张士平家族合计持有全部魏桥接近49%的股份,这也让其长时间稳坐山东首富的宝座。

  相信市场,相信本钱,相信品质

  纺织、火电、铝行业,都是行业性亏损的大户。张士平身在三个行业,不但活下来,而且活得很萧洒。这是他一直相信市场、相信本钱、相信品质的结果。

  虽然每一年3000多亿人民币的大生意,至今仍然聚集在魏桥这样一个小镇,张士平的大多数时间也都在这个小镇上,但在决定大干纺织之初,他1抬眼看到的就是全人类需求和市场,这是他能在一个小镇把两大产业盘成世界之最的基石。

  张士平相信,只要你能做出比别人更便宜更好,而且是人们生产生活必须的东西,你就一定能够活下去。在他心中,辨别企业家高低的,不是看市场好的时候他怎样做,而要看他能不能在市场低谷的时把握机会,以弱胜强,或强者更强。而他自己,一直都是在低谷大胆抄底,继而在复苏中享受市场的那个人。

  因为相信全球的人不可能不穿衣服,张士平在纺织业的低迷中,把范围越做越大,成本越搞越小,直到成为全球棉纺业的绝对老大。即便国家一度出台政策限制纺织企业的扩大,他抄底做大的决心也未曾动摇。有人问,你这么干,有把握吗?他回答,好东西,总会有用得上的时候,而政策总是会变的。

  2005年,魏桥创业团体成为全球最大的纺织团体

  由于相信即便你不让我卖电,我自己也可以养活电厂,而电是有价值的,张士平在博弈中,怅然接受电厂不给自己供电的威胁,不但取得“我不是吹牛,我们从来没有出过停电事故”的成绩,而且还搞出个民营电厂电价比国家电网便宜1/3比的大新闻,引发全国的关注和讨论。

  也由于有低价电的支持,并相信铝这个东西总是有需求的,他在寒冬中咬牙坚持,先是把电解铝做到了同行眼中的望尘莫及,继而纵横全部铝产业,把高附加值的铝加工做到世界顶尖级。由于有这些经验,他一直呼吁,“应当利用市场积极的引导推动,利用市场的倒逼机制,优胜劣汰,逼着企业转型升级。”

  由于相信市场,张士平对跟弄关系不怎么感兴趣,也对参加这个岛那个会,干些拉帮结派混脸熟的事情不感冒。他开门见山地说,“我不会弄关系”,强调强调企业只要为消费者实实在在创造价值,为地方和老百姓做实在的贡献就行。

  张士平最喜欢“实在”两个字。在他眼中,生意就是用实实在在的产品,实实在在的价格,去满足实实在在的需求。他说,经营都是异曲同工的——“低买高卖,中间不浪费”,企业发展要不惟上、不惟书、只惟实,只要符合“三个有利于”的生产力标准,就要大胆干,大胆闯。他还信奉,争论半天,不如干他一回。

  这么多年,张士平始终专注实业。他知道自己可以把什么干好,并且卯足力气干到极致,也对自己的能力有非常苏醒的认识,有绝不超出能力做事的自知之明。有人让他干房地产,有人让他干互联网,有人伙他开银行,他全都谢绝了。

123下一页浏览全文
更年期怎么治疗好
剖宫产术后吃什么恢复快
怎么治疗更年期综合征
更年期女性怎样调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