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昌吉信息港 > 历史

娱评导演编剧为何联手反对宋丹丹7z

发布时间:2019-06-15 17:14:06

娱评:导演编剧为何联手反对宋丹丹?

导演余淳和宋丹丹、范明(右)日前出席《美丽的契约》浙江卫视首播发布会

编剧宋方金和演员宋丹丹,这次是真杠上了——继宋方金写下“5000字檄文”引发编剧集体“围剿”宋丹丹后(详见昨日B1版),宋丹丹也开始作出反击。

宋丹丹先是在前日发微博称《美丽的契约》原本还有一个年轻编剧,质疑宋方金不知为何没提此事;然后又斥责宋方金“剧本没写完,稿费没少拿”;她在接受北京媒体采访时还否认说过“拍戏不用剧本”这句话,并指“改剧本”是因为遇到了“不完美剧本”,而宋方金说话是“不理性、不诚实的”。

宋方金也没闲着,通过微博再发近两千字的长文,对宋丹丹的指责一一回应,也引发编剧圈对宋丹丹的第二轮“围剿”。反观宋丹丹一方,目前支持者寥寥,只有《美丽的契约》导演余淳站出来称宋方金的剧本质量不佳。

【宋丹丹受访反击】

“我从来没说过拍戏不用剧本”

宋丹丹受访时首先否认说过“拍戏不用剧本”这样的话,她称只是在遇到“不完美剧本”时才进行“二度创作”,还将之与自己的血型、星座拉上关系:“我从来没说过拍戏不用剧本,作为演员一生梦寐以求的就是遇到好剧本……当你拿到不够完美的剧本时,就要和导演及演员一起二度创作……我是A型血,处女座,工作起来就特别努力,当然水平有限,但每拍一部戏都希望对制片方负责。”

对于宋方金,宋丹丹保持炮轰状态,指责对方剧本没及时写完,而在“编剧老不结束”的情况下,演员必须“开始”:“《美丽的契约》这个戏,我记得原本有个年轻编剧,我们谈了好几次。后来制片方请来了宋,我们一起开了好几次会,在原有的框架基础上共同商定角色的身份及诸多新脑瘫治疗方法细节,并给宋定了交稿日期,因演员们的合同都定了。开机时,他交了几集剧本我忘了,只记得随时面临没有剧本,拍不下去了,导演快疯了……”

宋丹丹强调,编剧与她配合,把剧本写得能体现其特点是应该的:“戏由我主演,是早就定了的,请他来修改和丰富剧本怎么能不考虑是由我来主演的这个事实呢?这个戏不是宋的原创剧本,基本算命题作文。我要你了解我,我很真诚,需要你了解我的长处和我的短处,你才可以把戏写好,写得适合我演。如果这个戏是他原创,不是由我来演,他写成什么样都可以,没有人会骚扰他的创作。他那样说是不理性的,也不够诚实。”

【终于有人“挺丹”】

余淳:宋方金的指责“很不男人”

《美丽的契约》导演余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力挺宋丹丹,认为宋方金所写的剧本质量不佳,希望宋方金能原原本本晒出剧本,让公众作评判。而宋丹丹这次被围攻,在余淳眼里是:“就像遇到了我们常说的一个社会现象——老人晕了没人敢去扶,丹丹刚好就像是遇到了这样一个老人,上前去扶,然后被人给讹了。”

余淳认为,宋方金作为后来介入的一个编剧,对剧本的贡献绝非主力:“很多友误解了,以为《美丽的契约》是根据他的小说改写成的剧本,其实他的这个小说完全是在我们全剧拍完以后攒出来的小说。”

对于宋方金那两条长微博,余淳这样评价:“他把他的能力、狡辩力都用在了他的这两条长微博创作上了。如果当初《美丽的契约》他能这么认真,能有字斟句酌的态度的话,他的剧本一定会被采纳得更多,不会像他说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没采用。”余淳认为,宋方金对宋丹丹的指责“很不男人,很没有血性,让我很瞧不起”。

同时,余淳强调宋丹丹的那句“全剧组等剧本等到发疯”所言非虚:“我们剧组所有人都可以证明。他(宋方金)曾经无数次向制片方承诺,在某年某月某日之前交出多少剧本,我们一等二等三等,始终见不到如期交来的剧本。”

【宋方金回应质疑】

●编剧署名

我也纳闷,本想保护年轻编剧

“《美丽》原本有个年轻编剧,后片方找来宋方金改剧本,不知为何编剧只成他一人了。”

——宋丹丹微博

对于那个被隐瞒的“年轻编剧”,宋方金这样解释:“我之所以在上一篇文章里不谈之前有位年轻编剧写过一个剧本,是想保护这位年轻编剧。我们探讨的是剧本与演员的关系这个话题,别牵扯其他人。大家出来吃饭,谁也别砸谁饭碗。”

他强调,这位年轻编剧的剧本与自己的剧本完全不同:“之前那个年轻编剧写的剧本跟我写的《美丽的契约》剧本,除了‘的、地、得’一样,其余的全部不一样。我的剧本已经出版了,随时可以找来对照。我入行十年,有一个原则:永远不接手修改别人的剧本。所以,我不可能改别人的剧本。以前不会现在不会永远也不会。”

至于署名只有“宋方金”,他这样表示:“我跟你(宋丹丹)一样,非常纳闷为什么编剧是我一个人。制片人罗立平先生是咱俩共同的朋友,你可以问问他关于编剧署名问题我跟他是怎么沟通的。”

●是否写完

时间仓促,终交三十集剧本

“开机时只交了少部分,一路拍一路等导演快疯了。宋老师呀,您拢共交了多少集剧本呀?”

——宋丹丹微博

宋方金指出,说他“只交了少部分”剧本是无稽之谈:“这个剧本没有多少创作时间,8月底开机,大概7月初罗立平先生才说服我来做这个项目……他在上海跟我通话的时候,我还跟他说,时间太仓促,要不不做这个项目了,我把《家是一座城》先让给你们拍。《家是一座城》是我跟沈严导演的项目,我想扯了东墙先补西墙。但因为《家是一座城》是年轻人为主的戏,而您和范明老师都已经预留了档期,所以我开始写剧本。敬爱的宋丹丹老师,您着急,导演着急,制片人着急,我不着急吗?”

在这样的前提下,宋方金称自己还是交出了大概30集的剧本:“您(宋丹丹)如果想知道,可以问剧组统筹。我交的剧本是27集。但后边四集剧本是超量的,所以根据我平时的剧本创作体量,大概是30集剧本……邮箱里都有,随时可查。”他还强调,自己不是剧组“请”来的,而是剧组“求”来的,他也不是纯粹因为那点稿酬才接受这次工作的。

●炮轰缘由

本想沉默,但编剧们劝我说说

“娱乐圈34年与众多编剧合作从未出现矛盾咋冒出那么多不认识的人‘炮轰’?好好工作别搞‘文革’那套那样不好。”——宋丹丹微博

宋方金在“檄文”的开篇就提醒宋丹丹,“谈文学就谈文学,别谈‘文革’;讲道理就讲道理,别讲道德。”

宋方金解释称,自己本打算对宋丹丹改剧本一事沉默到底:“实际上,《美丽的契约》剧组在整个前期宣传中,一直在宣扬这个戏没有剧本,是你们现场攒的。对此我一直保持沉默……敬爱的宋丹丹老师,您多次在媒体跟前说你们拍戏不需要剧本、到了现场把剧本一丢,或者根本不看剧本……这在媒体上都可以查到。即便是这样,我也从未想过要回应。不是我不在乎,是我自视甚高,觉得这话题太无聊。”

真正让宋方金决心写篇“檄文”,源于宋丹丹受访称“拍戏不需要剧本”后,一众编剧群起抗议:“我之所以要写那篇文章,是因为‘编剧帮’(号称关注用中文写作的编剧群体的微博、账号)发了您关于‘拍戏不是拍剧本’的话题后,有余飞、梁振华、常青田、陈鹏等热心编剧爱特我,讨论这个话题。其实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很多编剧已经在讨论您的那一番观点了。”

【北京童脑瘫医院挂号延伸阅读】

对比悬殊,导演编剧为何联手“倒丹”?

比起“挺丹派”余淳的势单力薄,“倒丹派”人强马壮,即使在昨日,仍有大量导演、编剧对宋丹丹进行“围剿”,当中包括不少圈中大腕。这样的强烈对比,背后原因是什么呢?

首先,宋方金在此次吃药癫痫发作吗骂战中展现了无懈可击的文笔和逻辑。从宋方金的两篇长文和宋丹丹发出的延续其一贯耍贫风格的两条短微博来看,宋方金无疑以纵横捭阖的气势取得压倒式胜利。从以往名人通过络对骂的案例来看,骂战双方各执一词,终的取胜秘诀往往不在声高,也不在有理,而在于技巧。一如当年韩寒舌战文坛前辈,即便大家明知韩寒“目无尊卑”,却对他的言论抓不到一丝把柄,只有服输的份。

另一方面,中国影视圈长期以来存在“谁腕儿大听谁的”、“导演明星现场攒词”等市场乱象,编剧早就满腹怨气。前几年有不少编剧和导演掐架的案例,不过,近年来导演地位式微,明星地位渐长,加上明星片酬的无上限增加,圈中幕后创作者与明星的矛盾开始升级,导演与编剧也开始同仇敌忾,共同对付不听话的明星。

再者,编剧说到底是一群文字工作者,对自己的作品有一种本能“占有欲”。一旦作品被改,难免产生“孩子被打”的痛楚。这也是为什么宋方金檄文一出,无数编剧感同身受的原因之一。

@他来自精神病院(导演高群书):在国外,大家都还默默遵守一个行规和职业道德底线,在吾国,这一个很残破,所以导致某种腕儿会自大到顶天立地让所有人崩溃。哦,是的,我是指某些,极少数的不知道脸皮为何物的演员。

@公元1874(编剧何言):宋丹丹擅自改剧本和编剧论战一事,外人难以得晓真相。但影视圈普遍不尊重编剧的现象却可由此一见。宋丹丹对此事的回应是“别想没用的,干活吧你”,言谈中高人一等的傲慢,把编剧看成干活的工具,其鄙夷显而易见。观众骂烂片通常都说故事差,将火放到编剧头上,其实有时候拍出来后,编剧自己都不认识。

@老夜的胡说九道(作家、编剧、慈文传媒剧本中心总编张海帆):有的演员吧,几千字的东西都写不顺溜,非要说自己比写了几百万字的编剧更懂文字,编剧用文字来创造人物,演员用表演来展现人物,本来你好我好,但有的演员吃了大力丸,得了自恋症,觉得自己就是戏剧的全部,就是太阳,编剧不围着转简直就是不懂戏剧。

@六六(编剧):宋丹丹根本不是宋方金的对手。别说了,越说越吃亏……的演员对故事的确有提升作用而且广泛剧本阅读会让他们提出加分的意见,但好导演和好演员都不可能在剧本领域超过好编剧。(章琰)

原标题:娱评:导演编剧为何联手反对宋丹丹?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前列腺炎
癫痫大发作的护理
临床表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